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追寻幸福的定义

《追寻幸福的定义》 亦善/著, 更新于: 2021-01-14 13:00:04

来源:手打8小说

第223章

苗心依跟随在年幼的程依珊身后,想要继续观看这些愉快的回忆时,画面忽然转变,一股浓重的悲伤侵袭她的大脑,让她措手不及。

等到苗心依好不容易平静了心神,却听到周身传来,让自己熟悉的害怕呼喊声和求救声。她稳住了心神,向着眼前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楚的画面望去,见到一座老式的教学楼正摇摇欲坠。

教学楼里面时不时跑出几名学生,站立在操场上,年纪各不一的学生看见教学楼逐渐坍塌,都被吓得瑟瑟发抖,三三两两的挤在一起给予对方鼓励和安慰。

苗心依顺着视线望去,脑中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淹没自己的大脑,使得她逐渐回想起,和这个场景有关的一切。她知道眼前的情景,正是自己读小学三年级时,忽然发生的一场地震。

地震来临时,她还在教室里面,听语文老师讲解模拟试卷上面的题型。此时,她还不是苗心依,是名叫程依珊的小女孩。

已经恢复了全部记忆的苗心依清楚的记得,地震因为来得过于突然的缘故,致使语文老师都来不及反应过来,全班同学基本上都吓傻了,都忘记了要逃跑。

等到语文老师反应过来,组织同学疏散时,教室的门窗因为地震的影响,都开始坍塌。再加上,人在面对危险时,都会惊慌的缘故。所以,他们全班同学并未按照老师所提出的一个个走出教室的吩咐,都挣着、抢着奔向教室的前后门。

除去距离门边较近的两位同学逃出了教室之外,剩余的同学都没有幸免于难,都被坍塌的教学楼掩埋在地下。她就是不幸被掩埋在其中的一员,与她一起被掩埋的还有程允辙,与别人被掩埋时,意识清楚不相同的是,他们俩都被碎石块击中了大脑,导致失忆了。

苗心依看着眼前这一幕幕,让自己非常熟悉的场景,把所有的事情全部想起来了,也忆起了自己真正的身份,也知道苗父和苗母不是自己的生身父母,自己是被他们收养的。

一时间,苗心依无法接受这个真相,蹲下身体抱着脑袋痛苦的说道:“我的人生,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到底是为什么啊!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我不要,不要!爸妈,您们在哪里,快点来救救我,我真的好痛苦!”

因为昏迷的缘故,深陷在过去往事中的苗心依完全不知道,周宏睿正在被周父批评教育。

这一切,归功于毕超越来到医院时,看到周宏睿魂不守舍的样子,担心苗心依真的出事儿,没人主持大局,就特意通知周父周母过来。他看着周父的神态越发激动,周宏睿低着脑袋,没有一丝的反应,担心周宏睿压力过大,与周父杠起来。他伸手挡在周父身前,以讨好的语气道:“大姨父,心依受伤,最难过的是宏睿。你继续说下去,除了加深宏睿的伤痛之外,无法改变任何事情。而且,在医院里面,我们应该保持安静,若是惹怒了医生,让护士把我们请走,就颜面无光了。”

周父凭借着脑中仅存的一丝理智,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去到强撑着镇定,双眼直视急救室的周母身旁坐下。

毕超越伤神的摇摇头,坐到周宏睿的身旁,用手肘捅了捅周宏睿的手臂。他温声说道:“你要把心态放好,我相信,心依会没事儿的。”

周宏睿心中的担忧没有减少一分,双手使劲的揉搓,没有心情回应毕超越。

毕超越没有坚持劝说周宏睿,把目光移到急诊室关闭的大门上,内心的愧疚无限制的增长。

同时,李志泽和李美欣为了不沾染上麻烦,都安静的站立在角落里,双眼紧盯着急诊室的大门,在心中祈求苗心依平安无事儿。

在众人焦急的期盼中,不到十分钟的功夫,急诊室的门被推开。

一位护士走了出来,将围绕着她的周宏睿、毕超越、周父周母四人观望了一遍后,直接询问道:“请问,您们当中,谁是B型血?在你们送病人过来之前,我们医院刚刚接收一批,因为连环车祸,而受到重伤的患者。医院库存的B型血刚好用完了,病人苗心依女士需要输血,你们当中谁可以献血?”

四人满眼为难的互相观望了一遍,都对着护士摇摇头,由周宏睿作为代表开口:“我们都不是B型血,都无法献血,你们可不可以帮忙,找其它的途径,从别的医院掉血过来!”

护士同样为难的开口:“不是,我们不愿意帮忙,而是,从别的医院调过来,需要花费一些时间。病人当前的情况,非常紧急,恐怕无法支撑到把血液调过来。而且,因为今天急需大量血液的缘故,我们医院内可以捐血的工作人员,都已经抽过血了,不能进行第二次献血了。”

相比起,周宏睿和毕超越表露出来的镇定神态,周母因为年纪大的缘故,见不得这种危急的场景。再加上,她过分担忧苗心依的情况,双脚开始打颤,眼看着她要倒在地上时,周父及时接住了她。

周父忍住担忧,搀扶着周母在靠墙的椅子上坐好,刚准备出言安慰周母时,李志泽忽然站立到护士手边,告知护士自己的血型符合。

众人把视线都聚集到李志泽身上,看着护士对李志泽发出提问:“这位先生,你确定自己是B型血吗?”

李志泽没有一丝的疑惑,坚定的回应:“你尽管放心,在这种紧要的关头,我没有必要说谎。我也没有吸烟和酗酒的不良嗜好,也没有贫血的症状,可以任由你抽血。”

护士不太放心,提出最后的疑问:“那么请问,您和病人是什么关系?您给病人献血,您的家人是否同意?”

李志泽对护士的小心翼翼有些不耐烦,直接说道:“你方才,还说病人情况紧急,现在我愿意献血,你问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不等于是白白浪费时间吗?我既然,答应献血,就不会给你找任何的麻烦,你快带着我去抽血。”

护士想到苗心依情况紧急,没有继续多言一句的带着周宏睿去到抽血室,除了必须遵守的抽血程序外,将其它方面的小细节忽视。

李美欣担心李志泽献血之后,体力不支,跟随在两人身后。她内心充满了疑惑,凭借着对李志泽的了解,不认为李志泽会这么好心,无偿的献血给苗心依。她思来想去,觉得李志泽是为了酒店的名声着想,才会自愿献血。她认定了这个猜想,满眼感动的看着正在接受护士抽血的李志泽,决心回到酒店以后,对经理讲明事情,要经理记下李志泽为维护酒店名誉,付出的功劳。

护士抽取完需要的血液后,吩咐李美欣搀扶着李志泽坐到走廊的长椅上好好的休息,拿着血袋快速的走向急救室。

周宏睿看着护士把两袋血液拿进急救室,心中对李志泽充满了感激,想要去到抽血室对李志泽表达谢意,被毕超越拦住了。

毕超越给出合适的理由:“你是心依的丈夫,若是待会儿护士在出来,告知医治心依有风险,需要签署相关的协议书。你不在这里,我们都无法代劳,大姨和姨父虽是长辈,但终归不是心依的父母。所以,去看望那位慷慨捐血好心人的事情,就交给我来进行。你和大姨、姨父都在这里守着,以备应对随时会发生的意外状况。”

周宏睿深觉有理,没有一丝的反驳,强撑着镇定坐回到原位,双眼紧盯急诊室大门,视线一刻也不愿意挪开。

毕超越往抽血室走去的途中,正好碰到李美欣搀扶着脸色略微苍白的李志泽,往急诊室这边缓缓走来。他凭借着直觉,推测李志泽献出的血液不是按照正常的计量推算的,心中对李志泽的无私举动,充满了感激和欣赏。他平心而论,若换成是自己,也无法做到像李志泽这般坦然。

李美欣和李志泽都不知毕超越心中的真实想法,也不认为毕超越是来进行问候的,遂加快了往急诊室的步伐。

毕超越从自己的思路中回过神来,看到李美欣搀扶着李志泽已经走到自己身后方,立即将两人喊停:“二位请留步,我这次来,是代表我表弟,对两位致以感谢。今天,若不是这位先生及时挺身而出,恐怕我表弟妹,就要九死一生了。我表弟,因为需要守候在急诊室,应对随时会发生的变故,无法前来向二位表达谢意,还请二位多多包涵。”

李美欣向来擅长结交人心,看得出毕超越的诚心,猜测他们不会把责任推到酒店,立即笑着回应:“先生过虑了,您大人大量,不找我们酒店的麻烦,我们已经很感激了。哪里还会,介意您们谁来慰问我弟弟,对我们表达谢意。”

毕超越常年在生意场上,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自然明白李美欣担心的理由。他同样和善的给出承诺:“二位尽管放心,这次事件,本就是我表弟他们小夫妻俩闹矛盾,才导致这样不好的结果。我们不会做出泼皮无赖,才有的行径,把责任强推到你们酒店。你们若是不放心,我可以代表我表弟,给二位一份承诺书,向二位证明我们的决心。”

李美欣摇摇头道:“不不不!我相信,您的人品,也感激您的宽宏大量!先生,我想接下来,也不需要我们姐弟两人守护在这里了。我弟弟刚刚捐献了大量的血液,需要休息,请容许我们先行离开。”

毕超越为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点头表示回应,又不放心李美欣弱小的身材,可以把李志泽搀扶到门口,不顾李美欣的反对,主动搀扶着李志泽到达医院大门口。他帮忙喊来一辆出租车,把李志泽扶到车内坐好,提前预付了车费,亲眼确认出租车离开,才安心的回到医院内,往急诊室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