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春天见 > 第225章 绝望中的希望 二

春天见

《春天见》 牛莹/著, 更新于: 2021-01-14 19:00:43

来源:手打8小说

第225章 绝望中的希望 二

自从冬青跟贾烈说了公司的情况,贾烈这几天心里都心神不定。

本以为冬青重新上班之后,她的压力就能小了。没想到除了增加了她的家务压力,经济压力还是像座大山一样压着她。

她挣扎了这么久都没放弃,当然是想留住那套房子的。但冬青一开始就不赞成她买那套房子,现在她跟他说要卖了这套去保那套新房,她知道冬青铁定不会同意。

现在的她,已经不能再像买新房时那样一个人拍板了,她知道说出来肯定会吵架,但不说出来这事就没法解决。她左右为难,最终决定今晚等冬青回来后就跟他说。

晚上冬青回来得比往日还要晚,一脸疲惫。

为了集中精力说服冬青,贾烈已经早早的给孩子吃完饭,哄孩子上床睡了。

此时客厅里只剩瘫坐在沙发上的冬青和在厨房忙着热菜的贾烈。

“赶紧吃吧。”贾烈把重新热好的饭菜端上桌。

冬青起身走到饭桌边,看了眼桌上的菜,脸上终于有了笑意:“今天菜色不错啊。”

为了说服冬青,贾烈在每个环节上都下了功夫,包括晚餐。只是她没想到冬青今晚回来这么晚,菜都凉了。

不过也好,这时候孩子睡了,她可以说得更彻底些。

估计是饿坏了,看冬青狼吞虎咽的吃饭,贾烈在一旁叮嘱他慢点,还起身给他倒了杯水。

冬青接过她手里的水,一连顺了好几口水,这才打了个饱嗝:“总算缓过来了。今天可真是累坏了。”

贾烈眼睛一亮:“工厂重新出货了?”

“对,今天把仓库里所有的货都出了。工人不够,我们办公室里所有的男丁都出去帮忙装车了。”冬青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胳膊,太久没干体力活,这忽然来这么一下,还真有点受不了。

“哪里的订单,这么大的货量,连经理都要下去搬货。”贾烈欣喜问说。

“国外的单子。”

“之前不是说国外现在情况严重,没法出口了吗?”

冬青也闹不明白:“我也不清楚什么情况。公司里我是只负责技术的,出货的事,是刘总负责。前几天他开会的时候跟我们说出不了货,但今天又说目前没有任何关于口罩出口的禁令,海关也不会扣留口罩,他负责的销售部接到了一个国外大单,时间紧任务重,所以今天所有人都上阵了。”

刘总就是处处压着冬青一头的那位年轻经理。之前因为这个刘总总给他穿小鞋,冬青寻思着对方是不是怕他争权夺位。其实冬青压根就没这心思,为了防止麻烦,冬青在公司都是只扫门前雪,多余的事一概不管。

在分公司里,总经理的权限比较大,既然他拍板决定了,手下的人自然都要按章执行。

贾烈知道现在国外疫情严重,口罩需求量难以想象,防疫物资订单自然是到了井喷的状态。按着这个趋势,冬青应该不会只能拿到基本工资,那贷款的新房也算是暂时保住了。

今晚的这个消息对于贾烈来说,着实是个好消息。

“既然现在出货也正常了,也就不存在你之前说的那些停工的情况了,那工资方面,应该不会缩水了吧?”贾烈急急问说。

冬青想了想,摇摇头:“不敢说。别看现在国外闹得凶,但其实口罩也就是华人在囤。国外的很多地方,还是佛系抗疫居多。比起口罩,他们更多的是抢购卫生纸。现在这么大的订单出去,我其实是有些担心的。”

“担心什么?”

“你知道,国外的认证标准跟国内的不同。而且每个国家都不一样。我觉得刘总的决策做得有些草率。”

虽然冬青有顾虑,但销售的事是不归他管的。如果他直接去跟刘总说,以对方的心胸,定会认为他越俎代庖胃口大,心中指不定有什么想法。

“你没跟他说吧?”贾烈追问,她真怕这个一根筋的冬青直接跑去跟对方说。这不该他管的事他去管,就是惹事上身。

“没有。”冬青知道,即便他说了,平时就喜欢跟冬青唱反调的刘总也不会听。但也因为他没说,所以心里一直有块石头压着。

“那就好。他是拍板的人,就算出问题了,也不用你来担责,连累不到你。”贾烈总算松了口气。这口气是替冬青松的,也是替她自己松的。因为今晚,她可以先不用跟他提卖房的事了。

冬青摇摇头:“话不能这么说。虽然直接背责的人不是我,但如果对方的决策真出了问题,我们整个分公司的人都会承担这个后果。”

“什么后果?”

“比如这批货如果出了什么问题,被扣了。或者款项没能要回来,那我们整个分公司的员工的工资和生产线不可能不受到牵连。”

“呸呸呸,别瞎说。”贾烈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我的意思是,我们整个分公司的人,其实就是一条船上的人,船要是翻了,没人一个人能置身事外。”冬青以为她没明白,还在继续解释。、

“冬青你能不能不要再乌鸦嘴了?”贾烈提高声音:“咱们家还得靠你的工资还房贷,你就盼着点好吧。”

“我不是不盼它好,我是就事论事。你看,如果……”

“好了我知道了,菜都凉了,赶紧吃吧。”贾烈知道冬青就非得跟对方讲道理,如果她不打断他,也不认同,他能说到天亮。

看贾烈没有像以前那样,起点火星子就能跟他拱成大火,最后吵得脸红脖子粗。今天她竟然适时的把火气给掐了,冬青有些意外,也识趣的住了嘴。

又吃了一碗饭,冬青放下筷子,看着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贾烈,说:“你今晚好像有些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贾烈装傻。

“说不上来,但我觉得咱俩要是以后都能这样,挺好的。”他知道贾烈的暴脾气,尤其是经济压力大的时候。能像今天这样的点到为止,很不容易。或许,这跟她觉得他工资暂时不会砍半有关。但无论是什么原因,他觉得这样很好。

贾烈别过头去看电视,她知道,今晚不是自己的脾气变好了,而是没心情吵架。毕竟那一场大架,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免,她不想先激怒他,因为卖房的事,还得他点头。

听了冬青说后面的那些话,她的确跟他一样,是有担忧的。但能清静一天算一天,生活已经这么难了,何苦要提前为难自己呢?

况且冬青的那些担心也未必会成真,要是顺顺利利的出货了,那冬青的工资自然也就保住了,两套房就都可以保住了。

所以此刻,先高兴了再说。

晚上孙燕加班回到家,发现两个孩子已经睡了,柳全涛却不在家。

孙燕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她担心他伤没好就又去工地打零工。但转念一想,应该不太可能,他现在连走路都还不利索,工地招工的也不可能自找麻烦。

他这几天有些情绪她是能看出来的,估计是出去散步散心了吧。孙燕心说他出去好好想清楚也好,省得总是在以前的想法中出不来。

孙燕吃完晚饭洗了澡已经是十一点半了,柳全涛还没回来。

因为他身上有伤,她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但转念一想,他一个成年男人,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再说他现在跟她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如果此时她给他打电话,说不定他刚想通的事,又该会错意了。

孙燕看了眼他开着门的房间,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此时柳全涛正坐在二十四小时麦当劳里,他的对面,坐着老王之前的情人廖女士。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孩子早已经睡着,女人眼里全是恨意。

柳全涛加了她的微信,刚听完她传给他的录音。

“这下你相信了吧?”女人冷冷说。

“你有什么打算?”柳全涛黑着脸,把手机放进口袋里。

“他毁了我,我要找到那个人渣,跟他同归于尽。”女人咬牙切齿。

“要是你跟他都没了,那孩子怎么办?”

他不同情她,毕竟她走了违背道德的捷径,落得现在的下场,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他毕竟是一位父亲,看着她怀里的孩子,他还是不忍。

女人摸了摸儿子的头,红了眼眶:“我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姓王的本来说好我生了儿子,他今年就离婚过来娶我。我们家都已经把婚事说出去了,现在儿子也生出来了,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狠心,直接把我和儿子都抛弃了。转头就跟他老婆继续过快活日子。我现在有家也回不去了,还连累我父母被人指指点点,让他们不得不背井离乡到别的城市租房子过晚年。姓王的毁了我,我也不让他好活。”

柳全涛当然是恨姓王的,他希望这个女人把姓王的拉下马,让那人渣也尝尝身败名裂,求助无门的滋味。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她:“这上面是他公司的地址,还有家庭地址。他有两所住处,我都给你写上了。”

女人接过来,刚才因为儿子生出的一抹柔情,瞬间就被冷意所替代。

“我先走了。”他站起身,看了她怀里的孩子一眼,转身朝门口走去。

走到大门边,在拉开门的一瞬间,他忽然停下动作,从玻璃的反射中,他看到女人就这么抱着孩子,倚在墙边睡了。

她没有钱,也找不到人。估计这段日子,晚上全是在这种二十四小时店里过的。

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就要跟着一个不靠谱的母亲到处流浪,柳全涛心软了。

他转身回到桌子边坐下,女人惊醒,警惕的看着他。

“我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不用跟他同归于尽,也能让他受到惩罚。”

“什么办法?”

“去找他老婆。跟他老婆站同一个战线,把姓王的搞下去。”柳全涛一字一句说。

“他老婆跟他不对付?”女人半信半疑。

姓王的一直跟她说,他老婆是个家庭妇女,一听他要跟她离婚,就寻死觅活。所以他才不得不一直拖着。她也因为相信他的话,所以才没想过要去找他老婆,因为他老婆肯定会跟姓王的站在一条线上,驱赶她这个第三者。

“这是他老婆的电话和公司地址,他老婆是个律师,比他能干,眼里容不得沙子。姓王的一直不敢让自己老婆知道这些事,所以很多事才让我去干。你带着孩子去找她,她肯定不会让姓王的好过。”

“那之前姓王的这么对你,你为什么不去找他老婆,跟她说我的事?”

“我想过。但之前我以为姓王的只是没有拉我一把,而不是推我进深渊的人。再说姓王的太贼,我之前也没防备,手上根本没有证据。现在你带着孩子去找她,去做个DNA,她肯定不会饶了姓王的。”

“……可我没有钱做DNA。”女人看着跟姓王的颇为相似的孩子:“你说看孩子她能相信吗?”

“他老婆讲证据。”顿了顿,他看了孩子一眼:“钱的事,我来想办法。你可以先联系他老婆,让她给你那些姓王的毛囊样板。”

“你怎么确定她一定会帮我?”

“她不是帮你,她在帮她自己。我之前听闻她老婆怀疑他,但一直没证据,现在终于有证据了,她应该会去印证。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她原谅了姓王的,你再去跟姓王的同归于尽也不晚。”

女人想了想,觉得也是条路:“行,那我明天就去找她。”

柳全涛起身,女人忽然说了一句“谢谢”。

“不必。”

“你是不是也很后悔跟着他。”

“做都做了,没什么可后悔的。我帮他干了不少缺德事,现在这样的下场也没什么可说的。但孩子是无辜的,等我弄到钱就联系你。”

女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低头看着自己的儿子,眼泪滴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