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天亮了,说再见

《天亮了,说再见》 蛋蛋/著, 更新于: 2020-09-17 21:55:49

来源:虐心小说

第69章

群殴弱小,被我密举。

制止犯罪。

揭发越狱。

减刑。

减刑。

再减刑。

我简直傻了眼。

第三年,才短短不到一年,我的刑期减了一半。

六年的刑期变成了三年。

问题是,我什么也没做啊!

一切真的只是凑巧、凑巧而已!凑巧到我根本连开口也不必,自然有“奇遇”莫名撞到我身上。

……

一身素装,我准备延着山路独自走下来。

阳光下,有一身白色的衬衣眩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我努力的睁开眼睛。

“北北……”惊呼,太意外了。

今天能被放出来,连我自己都很突然,他怎么知道消息?而且,他不是在美国吗?

越过他的背部,我注意到他的身后停着一辆黑色的直升飞机。

在中国见到直升飞机,感觉真是壮观。

但是,有人不容我欣赏“壮观”。

他拥着我,紧着好象想将我嵌入他的身体。

我笑,含泪。

“我出来了。”

“我知道、我知道!”他激动。

“我自由了!”

眼泪傻傻的流下来。

“我知道!我知道!”他更傻,激动的也红了眼眶。

……

激动着,三年的思念,再次相见恍如隔世。

直升飞机上,走下了一个异常高大的男子,他的身高足足有一米九零,奇异的是,他戴着一个白色的面具,面具下如琉璃一样好看的茶色眼瞳,只需一眼,便能知晓男人并非纯种的亚洲人。

男人相当沉默,浑身上下散发着冷肃的气质。但是,他望着我们的目光,平和的。

“我走了。”男人和我们招呼。

简洁的仿佛明天就会再见一样。

但是。

北北抬眸,目光复杂,因为,以后可能一辈子都没有相见的机会了。

“夜箫,谢谢你……谢谢你,信守承诺……”

男人点头,转身就走,看得出来,是非常干脆、坚硬的男人。

踩上飞机的踩板,突然他背着我们说,“后会无期。”

从此以后,沈易北和龙门毫无任何关系。

“我还想以后如果有什么麻烦可以找你呢。”北北学会了调侃。

“当然。”男人惜字如金。

没有说再见,男人坐着直升飞机,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他又一个人了……”北北叹气,看得出来,虽然相处冷漠,但是两个男人之间有友谊。

回眸望我,清眸深亮,“我比夜箫幸运多了……起码,我们一直相爱……”

抱着他的手臂,幸福又回到了我们身边。

“北北,我想回家了。”我笑。

“恩,回家。”

家,有彼此的地方,就有家。

我把这一年蹊跷的事情告诉他,他浅笑……

“我在中东遇见了夜箫,我答应成为他的私人医生,他答应我想办法让你早点出来,就这样简单。”他避重就轻。

“你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据监狱的其他狱友说,龙门总部在美国,全球都有非常庞大的势力。

“很有意思的一段缘分,那时候在中东,夜箫受了重伤,我被他绑架了……”

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牵我的手,我们在晨熙下,踩着黄土,一起下山。

若涵番外

领着小迦,我们一家三口在超市选着生活用品。

“妈妈!沈叔叔!”突然,小迦兴奋的拍着我的手臂。

我淡笑,怎么可能呢……易北这几年一直在国外,我们没有联系也好久了……

这孩子一直很想着沈叔叔,总是会认错相似的背影。

只是,连少羿牵着我的手,也僵了一样。

我抬眸,不远处前方,一个气质干净的男人身边伴着一个沉静的女人,那个女人小腹微隆,应该有几个月的身孕了,看得出来,男人很紧张女人,连掂足伸手取货架上的东西也受到禁止。

怔愣。

那个稳重内敛的男人真的是易北。

而那个一头柔顺的长发披肩的沉静女孩居然是依依,没有了小女生的娇态,她变了好多好多,眉宇间已经全然没有以前的任性和调皮。

他们一边选购着用品,一边询问着对方。

一个体贴温柔,一个乖巧温顺。

……

三年前。

那一日,易北来找我,行色焦虑。

他接下来的话,让我整个人怔愣住了。

跟着他一起焦虑,也跟着按奈不住,难受、失望的情绪。

依依杀了人,易北想找少羿做代表律师,却被少羿一口回绝了。

这种官司本来就有很多漏点可以打,而没有人比少羿更会钻法律的漏点。只是,一口回绝这个官司,因为少羿对易北有莫名的敌意,这种敌意从我最近对他一再的冷淡拒绝中日逾越增。

少羿想和我重新开始。

但是,错肩的爱情如何再续?已经被风吹散了的爱恋,如何再捕回?

能象易北和依依这样兜兜回回,最终依然只有彼此的,又能有几段这样的感情?

最后,我答应了易北,来做说客。

少羿很痛快,他说行,但有一个要求。

……

出来以后,易北焦急的拉着我的手问我,怎么样?

……

怎么样?怎么样?

望着他的焦虑到了极点的神情,我一阵失神。

为什么?他从来没有为我这样失控过?

……

那一日,依依和哥哥一夜未归,他也是这样的神情……

……

都是,为了依依,从来没有一次,是因为……我……

……

我含笑,点头,告诉他没问题了。

是的,没问题了。

少羿对这场官司很有信心。

最多判误杀,熬个几年就能出来。

……

只是,我要熬得是一辈子。

……

我答应了嫁给一段逝去的爱情。

……

是幸或不幸?我和哥哥都成为了成全的那一个,通过我们的成全,成就别人的幸福。

哥哥那天明明准备的生日礼物是一枚从国外特意订购的稀有钻戒,却将礼物掩埋。生日礼物变成了自由……

而我……

和易北在经历了一段左手摸右手的恋情以后,和少羿曾经的一切爱恋情仇沉淀,我开始向往平淡,向往平淡静默下的那片淡熙,于是,在过去的几年里,在一次又一次帮助下,左手对右手动了心……却因为右手的无心,只能淡笑,在友情的掩护下,将一切埋藏。

……

我们一家三口走近他们,小迦早已经愉快的扑了过去。

正常的家庭生活,令小迦的性格开始和正常的小朋友靠近。正因为这样,结婚那时选择将一切公开是正确的,虽然可能因为这样一辈子也逃不开韩少羿了……

“沈叔叔!沈叔叔!”小迦很兴奋。

“小迦。”那张俊雅的脸,也一阵惊喜。

“好久不见。”我平静的和他点头,隐藏语气里的叹谓。

“好久不见。”他和我点头,温和依旧。

“回来多久了?”

“有半年了。”

半年了……他回来没有和我联系……

为了避嫌,男人和女人的友谊,往往无法维系到婚后。

即使明白,我的心依然有着微惆。

“你们……”情不自禁的我描向在一旁静静站着的依依。

“我们结婚有半年了。”易北笑,满脸的愉悦,“依依不愿意摆酒,所以我们那时候是旅游结的婚。”

很显然,照月份算过来,依依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是蜜月的“产物”。

“还在当医生?……”

“两头忙,家里的事业也得顾着。”他笑着回答,看得出来,即使忙碌,也是开心的忙碌。

“依依呢?”我本想询问,需要我帮她介绍工作吗。

“本想让她跟在我爸爸身边学习的,不过她有了身孕……”他宠溺得揉揉依依的头发,即使她快要做妈妈了,她在他心目中依然还是个孩子。

“恭喜你们。”我衷心的祝福着,我转过脸,对一直很安静的依依友善的笑。“依依,有空出来喝喝茶。”

真的好久没见了,也好久没有坐在一起聊天了,突然好怀念这个女孩以前的嬉闹声。

“好。”依依笑着点头。

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几年没见,我和依依之间也开始接不上话,也许是因为依依变得太静太静,而我,太不适应这样的她。

寒喧了几句,然后,望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我若有所思。

过去的,好象真的追不回来了。

“走吧。”少羿搭上我的肩膀。

他是一个很好的丈夫,爱我,宠我,总是尽力的弥补。

我点头。

牵着孩子,我们一家三口也走出了超市。

背影,看似,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