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幸福巷37号 > 第237章

幸福巷37号

《幸福巷37号》 寐人雨/著, 更新于: 2021-04-09 12:43:44

来源:手打8小说

第237章

在家人的悉心关怀照料下,姥爷的身体逐渐恢复如常。

全家人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班,一大早都匆匆忙忙出门了,家里只剩下姥姥和姥爷。

看姥爷端起茶杯,姥姥问:“你那手指头还发麻吗?”

姥爷放下茶杯看了看右手,又将食指和拇指搓了搓,“不麻了,都好了。”

姥姥放心地笑了笑。

姥爷发现,自从他上次生病以后,姥姥没再跟他生过闷气,以前老太婆动不动就因为一点儿小事不理不睬他了,几天不跟他说话都属于正常现象。可自打他出院以来,老太婆每天都对他关心备至,每天都跟他有说有笑。姥爷真希望今后的每一天都能这样度过,为此他情愿自己一直是个病人。

吃完饭,姥爷去找范伯下棋了,姥姥在家忙里忙外地收拾。

两盘棋结束。

范伯笑了笑,问:“老哥哥,今天出去走走?”

姥爷摸着胡子笑,抬手拍了拍自己的右腿,“没问题呀,我这条腿已经好了。”

范伯点头,“你很久没上街了吧?”

姥爷轻轻叹息了一声,“唉,是啊,自从病了以后,就没再上过街了,腿脚不听使唤了,不过现在都好了。”姥爷自信地笑起来。

范伯双手抱膝,微笑说:“那,咱出去走走吧。”

“我去跟老太婆说一声,咱这就出发。”

范伯点头,他知道姥爷在家憋闷久了,早就想上街走走了。

老哥俩出了巷子,拐上马路,一路向北。

秋高气爽,阳光明媚,风轻云淡。

走上久违的大街,街上的人、街上的物、街上的景,街上的一切一切都让姥爷十分感慨。没得病之前,他每天都要到场院和大街上走走逛逛,跟人们说说话讲讲笑话,以前上街是件稀松平常的事,可自从病了以后,胳膊腿都不听使唤了,走路变得困难,上街这件本来普通的事情变得遥远起来,姥爷有时候甚至会想,今他还有没有机会再上街也未可知。现在,他又站在了镇上最热闹的街头。

“老哥你看看。”范伯微笑着,指了指南北两条大路,“这两条大街,都新铺了柏油,呵呵,这是欢迎老哥你啊。”

姥爷笑笑,望着宽阔深长的街道频频点头,“真好啊。”

老哥俩背着手,慢慢踱步在街上。

范伯指指前方,“这是县政府办公楼,今年五一落成的,看着不错吧?”

姥爷点头,“真好啊。”

“那儿,那是税务大楼。”

姥爷又点头,“真好啊。”

只要范伯介绍什么,姥爷都点头称好。

范伯笑着看姥爷,“怎么样?出来走走高兴吧?”

“高兴,我太高兴了。”姥爷眼含深情,望着目所能及的一切。

范伯边走边跟姥爷念叨着前半年县里的大事,什么粮食局上调了部分粮食收购价了,什么劳动局成立了社会保险公司了,什么围棋小将战胜了日本选手了,什么变电站投入使用了……

姥爷惊奇地看范伯,每次他听范伯讲起这些,姥爷都是同样的神情,然后在心中佩服一句:神人哪!什么都知道。

姥姥站在鸡舍前,咕咕咕的呼唤着鸡仔们,小鸡们呼呼拉拉跑奔出来吃食。去年大外孙结婚,家里杀了几只鸡招待客人,今年过年,又杀了两只鸡给孩子们吃肉。看到鸡仔们被拎到厨房,四丫哭得不依不饶,跑到厨房拼命抢夺待宰的鸡,姥姥拉了半天才把四丫拉开。鸡舍里的第一批成员现在只剩小白了,之所以小白还能留存到今天,都是因为四丫的哭闹和坚决阻挠,大人们才放过了小白一条命。不过还好,今年春天,梅子又给捉来十几只小鸡仔,新成员的到来总算平复了四丫的情绪,四丫把这些小鸡再次命名为小花小灰什么的。姥姥想起四丫哭闹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

虎子走出窝,前后腿一抻伸了个懒腰。

姥姥笑着看虎子,“饿了吧?你的饭在那盆里呢。”

虎子原地转了两圈活动了活动,先去水盆里喝水,又去食盆里吃食。

姥姥找来条凳子坐下,笑着看虎子吃食,“你慢点儿。”

虎子从来都听不懂姥姥的这句话,它只管狼吞虎咽。

姥姥摇头,“傻狗。”

虎子吃完食,坐在地上歪着头看姥姥,看了一会儿就开始哼哼唧唧。

姥姥笑了,“哼,少跟我哼哼,我是不会给你松开绳子的。”

虎子倒像是听懂了姥姥的这句话,长长地哼哼一声,像是在撒娇。

姥姥看了虎子一眼,“别哼哼了,没用。”说完站起来走了。

虎子失望地盯着姥姥,过一会儿果然不再哼哼了。

姥姥轻轻笑了笑,这家伙,什么都明白。

姥姥找来一把旧梳子,搬了个马扎坐在虎子旁边,“来,给你梳梳毛。”

虎子经常享受这项待遇,看见梳子,它赶紧凑到姥姥腿前,大尾巴一扫一扫。

“哎呀,别扫你那狗尾巴了,知道你高兴。”姥姥笑着给虎子梳毛。

梳子在虎子背上一下一下认真梳理,虎子的毛被梳得光滑平整。梳到狗屁股时,虎子一下撅起了屁股。

姥姥笑起来,“你倒是真明白,呵,真会享受。”

虎子用身体靠在姥姥腿上,越靠越紧。

姥姥推开它,“别靠我这么近,把毛都粘我身上了。”

姥姥捋着梳子上的狗毛,“秋天了,你又开始掉毛了。”

虎子张嘴伸着舌头。

姥姥在它头上拍了拍,“高兴是吧?”

没错,虎子是在笑,张着嘴笑。

姥姥说:“脱了这层毛,再长出绒毛来,冬天你就不冷了。”

虎子伸着舌头,在姥姥手上舔了舔。

姥姥打了它一下,“别舔我,你那臭嘴。”

虎子每次被姥姥这么一打就低下头去,尾巴也垂着,偷偷拿目光扫着姥姥。

姥姥笑起来,“你个小东西。”

虎子又摇起了尾巴,抬起头张嘴吐着舌头。

姥姥摇头笑笑,“呵呵,跟个孩子似的。”

在这个家里,姥姥的使命就是照顾孩子,不光孩子,凡是家里带嘴的活物,都是她的使命职责所在,她兢兢业业地履行着自己的使命。

姥姥现在最盼望的,就是能早日抱上重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