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幸福巷37号 > 第193章

幸福巷37号

《幸福巷37号》 寐人雨/著, 更新于: 2021-02-24 12:48:55

来源:手打8小说

第193章

多大的孩子都是孩子,家里多一个孩子就显得热闹了许多。

吴彦章一回来,四丫成天跟二哥叽叽喳喳地说笑,吴彦军和二哥睡在一个屋里,不是闹就是乐。

吴彦章一回来,吴彦军又睡回了上铺。

“当团长喽!”吴彦军钻进被窝缩成一团。

吴彦章也笑嘻嘻地快速钻进被窝抖了抖。

吴尚荣隔着玻璃看了看两个儿子,笑了,他印象里睡在上下铺的哥俩还是小时候的模样,怎么一眨眼都长这么大了。

吴尚荣回了自己屋里,关上门。

张丽娥看吴尚荣在自顾发笑。

“笑什么呢?”

“刚才看见老二和老三,呵呵。”

“看见他们有什么好笑的?”

“你不觉得,一眨眼他们就长大了吗?我刚才看见他们哥俩,总觉得他们几岁时候的样子就在昨天,现在都是大人了。”

张丽娥笑了笑,“可不,一眨么眼儿,就都大了。”

吴尚荣坐在床上,两手扶在腿上,低眼笑着,“一眨么眼,五年过去了,再眨么眼,又五年过去了。”吴尚荣慢慢摇了摇头,“还是少眨么眼吧,过得太快了。”

“可不,咱们都人到中年了,你说说多快。”

吴尚荣点头,“嗯,人到中年喽。”

岁月的不易,在吴尚荣面容上刻下了他这个年龄该有的印记。

“你说说,这二十多年怎么就过去了。”

张丽娥笑了笑说:“就那么一天一天过的呀,月份牌天天撕一张,撕完一年就过去了,撕了二十多个月份牌,二十多年就过去了。”

吴尚荣感慨一笑。

“别说二十年了,你问问姥姥姥爷,他们那七十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吴尚荣笑笑,都是一天一天过来的。

“儿子们睡了?”

“啊,睡了。”

张丽娥说:“你说说咱家老二,自从上了大学,放假回来的时候就一本书都没带过,从小到大就不知道主动学习学习,这回我还没问他呢。”

吴尚荣边整理脱下来的衣服边说:“问他干吗,他都那么大了。”

“当学生就得学习啊。”

“他都快工作的人了。”

“那现在是最后的学生时光了,他也不懂得看看书,以后当了医生可别是个二把刀。”

吴尚荣合了合眼,“累了,睡吧。”

张丽娥觉得姥姥姥爷向着外孙子也就算了,现在怎么连吴尚荣也开始向着儿子了,自己有种被孤立的感觉。

吴尚荣把棉衣叠整齐放在凳子上,把裤子沿裤缝对齐折好放在枕头下,这才钻进被窝,学着儿子们的样子,也说:“当团长喽。”

张丽娥没再说什么,食不言,寝不语,关灯睡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

吴尚荣起来生炉子。姥姥姥爷做饭。

在熟悉的嘈杂声中,吴彦军睁开睡眼,伸出一只胳膊试探了一下被窝外面的空气,便迅速把胳膊缩了回去,“真冷啊,真不想出被窝呀。”然后又将自己缩成一团抖起来。

吴彦章被上铺的兄弟摇晃醒了。

吴彦军看看下铺,“二哥?”

“嗯?”

“你醒了?”

“嗯。”

“这么早就醒了?”

“被你晃醒了。”

“我记得你睡觉特别沉呀。”

“晃得床都快倒了。”

吴彦军嘿嘿一笑。

“起吧,你还得上学呢。”

“是啊,还不放假,唉。”

“几号放假呀?”

“还有几天呢。”

“考试了吗?”

“哎呀,我的亲哥,大早上的能不问这个问题吗?”

吴彦章闭起眼睛笑了笑,“不问不问。”

“唉,起床了,上学去——”

吴彦章闭着眼睛听弟弟碎叨。

吴彦军穿好衣服从床上跳下来,吴彦章也坐起来了。

“不睡了?”

“嗯,不睡了。”

“你以前好像没这么勤快呀。”

“嘿!”吴彦章更清醒了,把眼一瞪,“我什么时候懒过床?”

吴彦军跳出屋子去了。

除了四丫,全家人都开始行动了。

吴彦章抻抻腰转转脖子。

张丽娥站在屋门口,“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哦,睡好了妈。”

吴彦章整理好床铺,便开始收拾带回来的书包。除了掏出来几件换洗衣服,还有一本书。

书!

张丽娥的双眼即刻放光,视线紧紧落在那本书上,书反扣着,张丽娥虽看不清是什么书,她心中却欣喜了一阵,二儿子学乖了,放假回家知道带书了,行,长大了。

“你慢慢收拾吧。”张丽娥走开了。

吴彦章依亲妈的话,慢慢收拾着东西。

早上是一家人最忙的时候,清扫院子、收拾屋里,然后大家排队洗漱,之后一起吃饭。

上班的上学的都出门了。

家里稍稍安静下来。

姥爷在打扫虎子的排泄物。

吴彦章南屋西屋地转,“姥爷,咱家有大白吗?”

“应该还有,怎么?要刷墙呀?”

“啊,我想把灶台那儿的那面墙刷刷,都黑成那样了。”

姥爷放好铁锹,拍拍虎子,“干净了。”

吴彦章也过去拍拍虎子,“真是好狗,一见我就跟我特好。姥爷,大白放哪儿了?”

“呵呵,这么想干活儿啊,姥爷这就给你找去。”

吴彦章把刷墙的工具都准备好了。

姥姥看看地上的东西,“去年才刷的墙,今天不用刷了吧。”

“我就把熏黑的那面墙刷刷,干干净净好过年。”

姥姥笑了,孩子真是长大了。

四丫起床了,听二哥说要刷墙,像是听到一项好玩儿的游戏。

“我也刷!”

吴彦章笑笑,“你就别凑热闹了,一会儿弄得满身都是大白。”

“我会刷墙,我刷过墙。”

“真的吗?”吴彦章笑。

“真的,不信问姥姥。”

姥姥笑了。

四丫指指灶门,“这儿就是我刷的。”

吴彦章看了一下,“嗯,刷得不错,好手艺,这样,一会儿哥刷上面,你刷下面,好不好?”

“好好好!”四丫被同意加入游戏了,很开心。

姥姥姥爷帮忙,四丫掺和,吴彦章一上午顺利完成了工作。

再看四丫,花白小人一个。

姥姥拍拍四丫身上的大白,“你看看,你妈回来又得说你了。”

“没事儿没事儿。”姥爷冲四丫挤挤眼。

吴彦章问:“四丫玩得高兴吗?”

“高兴!”四丫笑了。

盆里还剩下一点儿大白。

四丫问:“姥爷,我可以用这个在虎子的窝上画画吗?”

姥爷乐了,“我们四丫突发奇想呀。”

“我觉得这个好像白粉笔水,我想拿它画画。”

“非得跑狗窝上画吗?”姥姥轻轻拧着眉头看四丫。

“我要把虎子的窝画漂亮。”

“走,哥带你去!”

吴彦章拉着四丫往外走。

“哎,真去画呀?”姥姥拦都拦不住,“唉,你妈回来又该说你们了。”

“让孩子画去吧,别管她。”

姥姥摆摆手,“不管不管,随他们高兴。”

吴彦章和四丫在院子里嘻嘻哈哈了好一阵。

虎子一直歪着头看他们,他们在我的房子上做什么?

四丫画好了,“姥爷来看!”

姥爷看了连连称赞。

吴彦章伸大拇指。

姥姥摇头笑。

于是,张丽娥下班回来,一进院子就看见狗窝上有只四不像大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