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穿成病娇死对头 > 第91章 番外

穿成病娇死对头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著, 更新于: 2020-10-31 22:15:48

来源:手打8小说

第91章 番外

1.

422的客人有点奇怪。

前台接到电话的时候,只听见一道很慌张的女声:“麻烦拿几条毛巾上来,”顿了下,“越多越好,谢谢。”

【哔】地一声挂断。

前台一头雾水。

“诶,422,是不是就是那个?”

白天,和她同在一起值班的还有另一位同事,她是兼职大学生,有空就会来坐班。

只见她挑了挑眉问,哪个?

“就是带着一脏兮兮看不清脸的人来的那个,书包上还有清华大学的校徽。”

“哦~你说那个女孩儿啊,就是她,我记起来了。”漫不经心地看剧,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按了下屏幕,“她怎么了?”

“叫我拿毛巾上去,越多越好。”咽了咽口水,“你觉得这是为啥?”

前台不约而同地想起那一幕。

只记得十分钟前,422女孩来前台登记的时候,后面站了个男生。

男生浑身是泥沙,脸上泥和土混糊一片,只有一双乌黑的眼睛留在外面。

“给那男的拿的吧,他不是浑身上下脏的要死吗?还穿古装,大雨天玩Cosplay,也是胆子大。”不甚在意。

忽然,不远处的电梯叮了一声,出来的人让两个前台小姐同时侧目,愣了愣。

422女孩下来了。

她怎么下来了?不会是没及时拿毛巾上去,下来找茬儿吧?

前台拿起电话,立马给楼层里的流动服务生打,让她给422送条毛巾过去。

“你好。”周自柔到了前台。

前台小姐微笑:“您好,哦,422是吧?我刚刚已经叫服务生给您把毛巾送过去了。”

有条不紊,她保持端正良好的态度。

“嗯,是我……”周自柔却有些为难,“谢谢你,那个……”

看她吞吞吐吐,前台温和道:“您有麻烦可以直说,我们会尽量满足您的要求。”

“好,就是房间里是我一个朋友,他不太喜欢女,女的。能不能派个男人送毛巾过去?”

前台凝然。

周自柔解释:“实在不好意思,因为他摔了一跤,所以我现在得出去给他买换洗衣服。”

愣了片刻,前台拿起电话,笑:“好的,我这就交代。”

2.

酒店四楼,422。

在周自柔所待自习室的那一个小时内,她曾偷偷看了一眼《病娇皇子》小说的大结局。现在,她又亮起手机屏幕,重新回去看了一下。

大结局是这样的。

女主死后,男主痛不欲生,毁天灭地,把整个王朝家国百姓全部颠灭。

然后百姓颠沛流离,民不聊生,处处发起起义。

皇帝浑浑噩噩,终日颓废,他时而暴躁时而癫狂,却一点儿也不在意宫外的乱兵将至。

然后……

然后,她就退出来了,不再看。

难受,周自柔难受得要命,这尼玛也太痛苦了吧,为什么大结局是这样?!

裴盏不是答应过她,会好好当皇帝吗?

“咚咚”两声,门外响起一声音:“这位客人,您要的垃圾袋到了,给您放门外。”

“噢,好……!”她起身,床便微微上抬,恢复原来的水平线。

酒店房间里安安静静,拖鞋踏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裴盏?你洗好了吗?”手里拿着上一个酒店服务生送上来的毛巾,周自柔敲响浴室的门,微微侧耳,听了听里面的动静,“裴盏……裴盏?”

“还没。”

连数数声,少年沙哑的声音才幽幽传来。

周自柔捏着门把手,微微用力压下去。门便被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地的水渍,接着便是湿透了的棉拖鞋,工装裤,白衬衫。视线上移,是凌乱无措,手里捏着被强制卸下的花洒喷头全部被打湿的少年。

“……”

“柔柔,不怪我。”

少年唇角微抿,手指有些不受控制地抓紧了。

周自柔几乎失了智,他竟然把酒店的水龙头给拧下来了?!

好家伙,周自柔走进去,满地的水渍被她踩的啪啪响,她叫裴盏洗澡,裴盏却将自己连同浴室一起洗了个干净。

周自柔:“我不是已经教过你怎么用了吗?”

她抽出裴盏手里花洒,裴盏脸色有些泛红,他有些苦恼。

“是教过……不过此物,实在奇怪。”

他慢吞吞的,从来没见过这样出水的,似乎在思考这到底是个什么原理在里头。

“而且危险,而且奇怪。”思考不出来,轻轻一用力就断掉的东西,劣质得要命。

裴盏一双黑眸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又脆弱。”

周自柔:“……”

裴盏自打从时空隧道的漏洞来了以后,就是这副样子,除了刚开始抓住她时着急眼红,现在就是一副可怜兮兮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的表情。

好吧,念在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古代人。

周自柔忍!

水龙头潺潺地向外流水,被周自柔扔进浴缸。以前也没发现裴盏的手劲儿有这么大,她只好又给前台打电话。

3.

“对不起,真的非常对不起。”周自柔鞠躬,饱含歉意。

“……”经理嘴角不停地抽搐。

他本想说道两句。可是站在这姑娘身后的少年直勾勾地看着他,双瞳泛着红光,面无表情地看得他头皮发麻。

想来也是够奇葩,酒店房间的花洒被人卸了。

被人卸了!!

真是挺厉害,那花洒笼头进去是旋上去的,出来却是被人横着掰下来的。

“你……”经理刚一出声,就敏感地察觉到有人在瞪他,他视线移动。

对上少年凶神恶煞的眼神。

仿佛在说,你要是敢为难她,我就杀了你。

“……”也不知道是谁卸的,经理嗓子发炎,咽咽嗓子,和气地笑道:“没关系没关系,赔钱就好了。”

周自柔去翻钱包,她把两百块递给经理,经理拿着钱,钱却被一只手抓住。

经理:“?”

他嘴皮扯动:“这位客人?”

裴盏眼眸闪了闪:“是朕……我弄坏的,我赔给你。”

好啊,只要是赔偿,经理都能听听看看,“你拿什么赔?”经理和气生财,笑脸相迎。

“这块玉佩。”

色泽通透,经理摸着也是细腻光滑,只是看这两人的样子……

“……该不会是假的吧?”

经理说:“不不不不,是真的是真的,客人别生气。”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暴躁。

他只不过说了两句,警铃大作,少年眼睛蓦地放了红光。把经理心脏病迟早吓出来。

揣摩字句。

“是这样的,我们酒店呢,比较小,而这玉看着价值不菲,所以还是不劳这位客人破费了,二百,二百足够了。”

裴盏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周自柔拉着他地衣摆往后扯,“你别说话。”

“就二百,经理,我赔给你。”

经理走后,周自柔看着他湿漉漉地黑发。

“过来。”

周自柔手里拿着吹风机,找到开关一按下,嗡嗡的狂风便从她手里那黑匣子里争先恐后钻出来。

房间角落堆着的黑色袋子里装满了头发。

裴盏问那又是何物。

他不敢动。

周自柔又气又笑:“是吹风。”

走过去将人拖过来,周自柔说这是能帮他把头发吹干的东西。

裴盏坐在小软凳子儿上,抬眼,上目线流畅,隔着浓密的睫毛看过来,美得很无辜。

她在帮他吹头发。

刚剪了短发,裴盏还有些不适应。包括这个世界的一切,裴盏都不适应。

他刚来就看见过一个人被车撞飞了,以此有了印象。这个世界充满未知,他一切都要小心警惕。

4.

裴盏走出酒店的电梯,周自柔要去附近二十四小时营业超市给他买些日常用品和食物。

前台小姐窃窃私语。

北京的帅哥不算少。可眼前这个人眉眼生得俊秀,穿着简单的黑T恤和黑裤,身高也不算高,可偏偏厌懒的五官就精致得要命。

跟在小姑娘身后,乖巧,又有少年的朝气,看着很好相处的样子。

原来422的女生带来的是个帅哥。

所以,这次一个前台小姐姐上前去搭讪:“这是去哪儿啊?”

周自柔在前台寄存了一下她的电脑和书包,她打算等会买完东西就回学校。

她在同另一个前台说话,裴盏看着他面前的这位前台。

少年垂着眼,言简意赅,尽量掩盖住语气中的不耐:“出去,买东西。”

“买东西呀,所以今天是来这附近玩儿吗?”

“不是。”

“那……是在北京上大学的学生吗?”

“也不是。”

问的人“哈”了一声,诧异地抓了抓蓬松的头发:“那你来这里干嘛?”

裴盏的耐心用光了,迈脚从她身边跨了过去:“不干嘛。”

“唔……真高冷呢。”年轻的兼职前台小姐吃瘪不少,嘴里嘟囔了一句,却见到那个小公子模样的少年又折了回来,似乎是有话要问。

他的声音很好听:“故宫在哪儿?”

“啊……在天安门。”

“天安门在哪儿?”

“在……北京市东城区景山前街4号。”

前台小姐查询地址,从手机屏幕里抬起头来时,少年已经走了,他的纯白色身影闪过大门,急忙去追刚刚带他下来的那个少女了。

看这关系,前台呐然:“应该是姐姐吧?”

5.

“裴盏,……裴盏?”周自柔够不着货架上的东西,她踮起脚尖,吃力扭头的时候,少年以一阵风一样的速度到了她身后。

“何事?”

“……”风吹起她的刘海,周自柔呼一口气。倒是忘了小变态会轻功,走路时常跟飞一样。

“要这个?”

点头,周自柔四指收合,只留下食指,指着她想要的东西。

裴盏去帮她拿,胸膛微微抵上她后背,轻轻一接触,便立马离开。

一盒牙膏扔进手推车里,周自柔查询清单,下一个目标物品是袜子,还有洗脸巾,浴巾,牙刷,睡衣和内裤。

她推着车走掉。

扔下一句。

“跟上。”

少年还愣在原地,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盒子。周自柔一回头,不见人了,走回去两个货架,果然看见少年又在呆站着。

没耐心地瞥嘴,退回去抓住他的后衣领,脆声声地喊:“跟!上!”

走在袜子区。

裴盏问:“为什么要买这些?”

“你要穿呀。”

“盒子也能穿吗?”

“嗯?什么盒子……”

原来裴盏是在说她刚刚买的牙膏,周自柔有些不可思议:“这是牙膏,刷牙用的,外面是盒子,里面装着牙膏的。”

“牙膏怎么穿?”

“我说了牙膏不是穿的,是刷牙的……”

“哦……”

“什么是刷牙?”

“就跟你们早上漱口一样。”

“用什么刷?”

“牙刷啊。”

“那什么是牙刷?”少年有些恼,他不知道的东西怎么这么多。

这么多,那他要什么时候才能完全融入?

周自柔也烦了,他问题怎么这么多,“自己悟吧,裴盏。”

少年沉下脸,黑眸里风雨欲来。

超市一楼到二楼只有斜坡电梯,周自柔推车上前,还特意非常慢地踏上去,只为了给裴盏做一个好的示范。

可裴盏却伸出双手,脚步轻移,飞了出去。狂风吹起她的头发和衣摆,周自柔像一具僵尸似的被传送入二楼。

她克服了一下心理障碍,赶紧左顾右盼看是否有人看见,好在周围只有一个女生,看见了。

她目瞪口呆。

“刚刚……那飞过去的是什么?”

周自柔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少年眼眸淡漠,在电梯的另一头等她。

“你以后不要这样,会被人抓起来。”

裴盏:“这里的人,不会轻功?”

“对,他们连向你刚刚那样凭空漂移五十米,都不行。”

裴盏:“哦。”

6.

到酒店楼下。

周自柔说她要回学校了,“刚刚的电梯给你示范过好几次,你会的吧?”

“不会。”

“……”

“就摁下去,然后再等到了四楼,电梯门开,出去就行了。”

裴盏摇头:“还是不会。”

气氛霎时有些寂静,周自柔觉得他是故意的,裴盏学四书五经都那么快,怎么可能连个电梯坐了两次了也不会?

酒店的门是自动感应,刚下班的兼职前台小姐拎着包走出来。

“诶,你们回来了?”

周自柔礼貌地点了点头:“是的,小姐姐你下班吗?”

“对,我们学校十一点关宿舍门,我得赶紧走了。”兼职小姐掏出手机打算叫个顺风车。

周自柔笑:“好,再见。”

兼职前台等车,他们站在门口。

低头滑手机,看他们两眼。

女人对着裴盏,咔嚓拍了一张。

……忘记关声音了。

“那个……我看你们姐弟都长的很好看,想必一定是遗传基因比较好吧?”她讪笑。

冷清的街头。

裴盏乌漆麻黑的眼眸看了她一眼。

“我们不是姐弟。”

“是夫妻。”

“啊……不是不是,他说错了。”周自柔赶紧解释。

前台极其尴尬,正巧车来了,她匆忙道歉说了声对不起就上车。

“你乱说什么呀,这个世界要领结婚证才算是夫妻的!”周自柔不满地纠正他,顺道跟他科普了一番这个世界的婚姻法。

沉默半晌。

“那我们现在就去领结婚证。”

《穿成病娇死对头》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