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虐心小说 > 好孕上门:高官大人,别玩了 > 三少番外13,很好很乖

好孕上门:高官大人,别玩了

《好孕上门:高官大人,别玩了》 苏子/著, 更新于: 2020-09-17 22:01:30

来源:虐心小说

三少番外13,很好很乖

叶檀赶到洗手间的时候,嬗笙正用凉水洗了把脸,对着镜子用纸巾擦着,眼圈红红着。

听到声响,嬗笙转过头看着叶檀,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抱歉啊,让你见笑了,哎,以前不爱哭的,越来越不坚强了!”

“嬗笙,你没事吧?你好像很伤心,是不是二哥惹你生气了?”叶檀关心的问,还不忘帮忙替白东城说着好话,“你别这样啊,一定有什么误会的。”

“可能是吧,小白对我好,他不像是那样的人,但是……”嬗笙叹气,还是会觉得难过啊,虽然她打心底相信她的小白不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来,但见到那东西在他车内都没反应的话,那也不可能啊!

叶檀歪头看着她,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因为事情到底是怎样的她也不清楚啊。

“没事的,等到时我查明事实真相我就好好的修理他,要是他真敢……哼,那我就揭发他!”嬗笙摩挲着下巴,径自发狠的说着。QjHx。

“揭发?”叶檀不解,也有些被她此时悍妇的模样吓到。

“先别管我们的事了,你毕业了吧,恭喜啊,也没准备什么毕业礼物。”嬗笙摆了摆手,柔柔的对着她说。

“嘿嘿,谢谢,不用什么礼物的。”叶檀很腼腆的笑着,随即往上挽了挽袖子,“我洗把手我们就回去吧。”

“嗯好。”

叶檀弯身时,外面罩着的开衫微晃,兜很浅里面的东西也就随着掉落了出来,落在地上,‘啪’的一声。

“呃,叶子,你的东西……”嬗笙指着她脚下,好心的提醒。

叶檀这会儿才反应过来,也顾不得湿漉漉的双手,直接弯腰就将东西捡起来塞在口袋里,动作之迅速,脸涨红的要命。

“哎呀没事的,这没什么好害羞的,只是流景这个坏家伙,干嘛让你委屈着,他……”嬗笙很大肆肆的说着,到一半时,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面前叶檀红着的脸,在想起她刚刚一气呵成的动作,一些零碎的记忆一点点拼凑起来……

她好像知道了在小白车内的那东西是从哪来的了,那次好像是俩人去超市回来,车子开回车库里,之前回来时她撩拨了他,到家之后,还未等下车他就霸着她不放,硬是在车上来了一回,那也是她第一次体验车震。

而那个时候,好像她从购物袋里掏出某物匆忙给他拿出来,然后又随手丢在了车内抽屉里,而当时的小白热血沸腾,应该也是没有注意到她随手的小动作……

那么这样说来,真是她冤枉小白了,想到他那无辜又委屈的眼神,嬗笙觉得自己可恶极了,却又很开心的想要笑,她就说嘛,小白才不会背叛她呢!

叶檀湿着手摸着兜里的避孕药,尴尬的要命,连看嬗笙都不敢了,只想有地缝钻进去。

装潢漂亮的洗手间里,两个小女人各怀心思。

*****************************************

两人回来后,最为有些失措的是白东城,因为和去之前不同,嬗笙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也不生气了,反而还对他嘿嘿笑着,嫌隙顿时无影无踪。

见她如此,白东城不由的朝叶檀看去,不停的投以感激眼神,弄得后者云里雾里各种看不明白。

吃完出来时,都已经傍晚,夕阳西下,很美好的景色。

趁白东城取车之际,流景拉过嬗笙皱眉问着,“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没啦,事后证明是乌龙一场。”嬗笙耸肩,还想着回家后要不要实情相告于小白呢,要是告诉了,会被修理的很惨吧,但要不告诉,心里又觉得他好冤枉啊。

流景见她出神到皱眉,以为她是难过,语气更沉,“抛开他的关系不说,你也是我妹妹,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不会让他欺负你!”

“真的没事啦,我发誓!”嬗笙忙解释着,随即又皱眉的看着他,眯眼,语气凌厉,“流景,倒是你,你有点不像话了吧。”

“我怎么了?”流景有些愣,怎么话题一下子就转到他头上了。

“你还说,你是男人,那种事的话……咳,就该自己做好措施嘛,让小叶子老吃药怎么行!”虽然和流景以前就是无话不谈交心的那种,后来又有了层血缘关系,没有什么的,可还是有些小尴尬。

“等等,你是说,叶子吃避孕药?”流景却没功夫在意那些,只是快速的过滤掉她说的话,挑出重点,扬声问。

“是啊!”嬗笙点头,威胁道,“流景,我是妇产科的护士,我很认真且严肃的告诉你,吃避孕药对身/体的害处很大,你别看叶子老实就欺负她,听见没!”

“我先走了,记得我说的话啊!”刚好白东城将车开过来按着喇叭,她丢掷下一句,就匆匆的跑了过去。

留在原地的流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浑身的肌肉僵硬着,沿途往餐厅里走的顾客都绕开一些走,怕是无名寒意殃及到自己,虽然夏天了,但还不是很热。

叶檀是最后从餐厅里出来的,手里拿着的是流景的钱夹,似乎都是这样,每次吃饭后他都是将钱夹丢给她,让她去结账,偶尔将这现象说给同学时,她们多眼冒桃心的各种羡慕,本来没觉得什么的她,也难免有些小幸福滋长。

因为发票的关系,结账时拖沓了些时间,她出来后看到白东城夫妻俩已经开车离开,发现流景站在那里不动,似乎是阴沉着脸的。

她走上前,小心翼翼的叫他,“流景?”

流景转过头来,细细的打量着她,眼睛里寒意翻搅着,一直一直的盯着她看,像是要望穿她的眼底。

叶檀被看得发慌,捏着钱夹的手紧了紧,再次小心翼翼的喊着他,“流景?你怎么啦?”

“没事,送你回家!”流景眯起的眼睛恢复如初,别过头不在看她,直接径自大步的往前走着,垂着的手背上却有青筋突出。

叶檀不明所以,看着他有些肃杀的背影,心中忽然凄凄然。

是不是因为嬗笙的关系?

*****************************************

暮色四临,城市笼罩在晚霞中,放眼看上去,有种安宁的美。

只是这会儿一直最喜欢暮色的叶檀却无心欣赏,因为流景将油门轰到了底,车开的几乎飞起来,她心惊肉跳的攥着车顶的扶手。

终于在手心里的汗已经快能躺水时,她忍不住开口了,“流景,慢一点开,慢一点啊!”

流景闻言,扭头看她惨白的脸,知道她吓的不轻,却一点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直接闯了个红灯,漂亮的一个漂移动作结束,车子在她家楼下叫嚣着停下。

一瓶水拧好之后递过来,叶檀松开抓着安全带的手接过,颤颤的喝了一大口,慢慢的从刚刚那种惊吓中出来,很艰难的发出两个字,“谢谢。”

“小胆儿。”流景微讽。

“流景,以后你别开这么快的车了,多危险啊,虽然不是高峰期但车子也很多啊!”叶檀很耐心的劝告着。

“高峰期还能开这么快,早堵了。”流景没好气的回。

叶檀被他的话堵的说不出话来,想要下车脚还有些软,又暗自平缓了会儿,她才伸手去打开车门,临下车时她忽然想起一件事,犹犹豫豫的目光看着他。

“流景,我毕业了噢……”她最终还是试探的说出了口。

“嗯。”流景随口哼着,敲着方向盘的手指节奏没停。

“那你……”叶檀面对他简洁淡漠的回答有些不知所措,下面的话要怎么说,要不要结婚啊?

流景在听到她又提起毕业二字时,也是不由的想到之前自己母亲在耳边的碎碎念,从订婚那天起,白雁几乎就一直在强调,等她毕业以后两人便结婚,叶家也都是通气的,不过是他一直没表态而已。

会车啊白。之前他也想过这个问题,虽还有那么一些举棋不定,但也许是她也不错,可这会儿他又觉得很糟糕,嬗笙之前说的话在这一路上都在耳边盘旋,她竟然吃避孕药!

不知道为何,这件事让他尤为的不能接受,没做措施,或许是他潜意识里故意的,但她却——

“叶子。”他忽然开口,那边已经放弃去问的叶檀下车的动作顿在那,回头看着他。

“你一直都有吃避孕药?”

“嗯……你一直都没做措施,我想你应该不会喜欢有意外发生的,所以我就……怎么了?”叶檀点头呐呐的回应着,有些羞涩有些黯然,到最后三个字,她抬头时有那么一丝期盼。12468791

只是此时被莫名怒意主宰的流景无心去分辨,只觉得心里有毛剌剌不舒服的感觉,他冷笑,“没,你很好,很乖!”

叶檀低下头,那一丝期盼瞬间消失,无限的苦涩侵袭而来。(83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