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云中歌3:忆流年

《云中歌3:忆流年》 桐华/著, 更新于: 2020-09-17 21:55:42

来源:虐心小说

第16章

“苹儿!”驭山痛彻心扉。

“还不快照我的话做!你真的要看我一刀杀死她吗?”

伏倒在冰冷的地面上,李苹的小脸被打得红肿,却依旧下放弃地哭喊着:“木头,不要!”

“可是我……”举起了剑,驭山第一次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你要想想我的感受呀!”热泪自李苹的眼眶中奔流而出,“臭木头,你不可以这么对我!”际,挥刀愉袭——把利刃狠狠地刺人驭山的背后!

“大哥!”驭风、驭火惊吼。

“木头……木头!”李苹的哭喊声划过黑夜,在冷风中消散……

敏王府。

“丢人现的混帐东西!”敏王爷左右开弓,既狠且重的巴掌刮过李苹泪痕未干的脸庞。

她伏倒在大厅上,无神的大眼泛着热泪,她没有抵抗,也没有叫喊。

“唉,这传出去能听吗?”敏王爷的继室王氏闲闲的在一旁煽风点火,“怎么这丫头这么麻烦?又被将军退婚,又是跟别的男人跑了!这种没有贞节可言的丢人丫头,延郡亲王还会要吗?”

“会的!我们已经说好了,”敏王爷越听越怒,忍不住又重踹几脚,“把她关到酒窖里,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放她出来!”

体力尽失的李苹任由仆役们箝拉着她,通过了弯弯曲曲的廊道,然后被用力地推进酒窖。

“在这儿待着吧!哼!”仆役不屑的拍拍手走了。

蜷缩在角落,一身狼狈的李苹无法抵御酒窖内低寒的温度,只能摩挲着臂膀取暖。

木头……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他背上的那一剑肯定让他伤得很重吧?怎么办?五虎他们有及时医冶他吗?镖局上下的人都还好吗?

都是她的错!都是因为她,才会害得木头受伤、天武镖局受难,还害得小柳……

一声低泣接着一声,她哽咽的哭泣声在酒窖中回响。

她好怕…害怕的甚至不敢去想,万一那一剑深及心肺,那么木头他……木头!你千万要活着!一定要活着!

她怎么样都没关系,只求老天一定要让木头活着!

第十章

酒窖的门板被轻轻开启,发出“嘎!”的一声。

“冷吗?”

一条毛毯伴随着这声低沉的嗓音缓缓飘落。蜷在角落的李苹缓缓地抬起头,继而飞快转开脸,“不关你的事!”

刘晋羽蹲下身,将地上的毛毯捡起,仔细的覆在她身“你不要管我!离我这一点!”李苹不假辞色的挥开他。

“公主!”刘晋羽略感光火,“我这是为你好!”

“我不需要你来惺惺作态!”别以为这么一点小恩惠,就会让她忘了他当口的残酷和元耻!他竟然以她为挡箭牌来威胁驭山,驭山还因此而……而……

“你哭什么!?”刘晋羽大吼,“事到如今,你心里还想着那个家伙吗?”

“不要你管!”李苹伸手拭泪。除了驭山,她不想在任何人面前落泪!

“那家伙已经死了。”

“骗人!”李苹直觉地否认,热泪却在瞬间盈满眼眶。“你是骗我的……我不相信!你一定是在骗我!”

“哼,那一刀狠狠地插进那家伙的背后,还假的了吗?”刘晋羽斜睇了李苹一眼。

他最挚爱的公主终究不是他的……那可恶的敏王爷竟然不愿将公主赐给他,执意要将公主嫁给延郡亲王以谋取利益……或许,他该杀了敏王爷!

“木头不可能会死的!只不过是背后的一刀罢了。不可能要了他的命的!不会的……”李苹不敢置信地摇头否认。

“信不信由你!”刘晋羽冷冷的扔下这句话后,便转身离去。

冰冷的酒窖又笼罩在一片死寂中。

不可能的,不会变成这样的!木头一定还活着,他肯定还活着!

可是,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天,他还不来找她?

难道,他真的……

李苹将小脸埋在双膝问,瘦削的双肩元助地颤动。

不知过了多久,蜷缩在角落的身形缓缓的往旁边一斜……李苹终于晕厥在自己的泪海中,不省人事!

手中握着那把得来不易的剪刀,李苹热泪盈眶,然而照照闪烁的泪光却掩不去她眼神中的坚决。

这把剪刀是她散尽了身上仅有的首饰,向送饭的婢女求来的。

已经过了半个月,驭山仍没有来找她,或许真如刘晋羽所说的,他已经……李苹忍住泪,提醒自己不能哭。

她伸手将自己乌亮黑长的发丝圈绕到胸前,眷恋地轻轻细抚。

木头已经死了。然而这头长发,他曾温柔的抚过李苹缓缓举起锋利的剪刀,然后撩起一绺发丝,毫不迟疑的剪下!这一生,除了他,她不另嫁他人!

李苹拾起另一绺乌丝,锋利的剪刀又落下。剪短这一头长发,是为了向木头明志……木头!等她,她马上去陪地!

“你在做什么!?”一声低吼在酒窖里爆开。

李苹登时震住。这声音……这个低沉的嗓音……

“木头!?”铿铛一声,手中的剪刀倏地落地。

“你在做什么?”

驭山扑身到她面前,攫住了李苹的双肩,他颤着手握住那几绺被她剪短的发丝。“为什么要剪掉自己的长发?你知道这代表什么意义吗?苹儿,你……”

“木头,真的是你!?”李苹伸手紧圈住驭山的颈项。埋首在他怀中,她哭得柔肠寸断。“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那一刀要了你的命……我好怕!我好担心!我驭山收紧了双臂,”所以你要剪去自己的长发!“

“除了你,我谁也不嫁!”

“苹儿,你…”驭山激动的热泪盈眶。蓦地,地面上的一抹红吸引他的视线。“这是什么?”他颤着手拾起。

“遗书。”李苹的眼神中闪烁着坚毅的光芒,无言地诉说她的决心。

驭山的手开始颤抖。

“我说过,我跟定你了……既然你已经走了,我当然也要跟着!”

“傻瓜!苹儿。你这傻瓜!”驭山颤着手?贤紧将李苹拥入怀中。“幸好我及时赶到了,否则你这一头长发如今只怕已全数落了地!”

“臭木头,”李苹扑进驭山怀里,又哭又笑,“你就只担心我的头发吗?”

驭山捧起她的小脸,憎不自禁地俯首啜吻。“我也担心你呀!担心得几乎寝食难安!”他的大掌抚过她红肿的双眼和瘦削的两颊。

“可你却这么久才来找我!”泪一滴接着一滴,李苹忍不住委屈的低诉。

“老大和驭河、凤、火、海他们不让我来。”驭山的手离不开李苹,大掌顺着她的曲线摩挲着,燃起了彼此的热火。“他们说我的伤势太重,要我再缓一缓!”

“那你还来……”李苹紧偎着驭山轻喘。他的手……好热!

是错觉吗?她竟觉得酒窖里好热!

“我不能再等了!再不来找你,我会疯掉!幸好我来了,不是吗?”

“木头,不可以……外头有人守着,会闯进来……”虽然她嘴里拒绝着,却又矛盾地轻颤着闭上眼,环绕住驭山的肩胛。

“不会的。我已经把他们统统打昏了。”

“木头,”李苹急喘着伸手推拒他宽阔的肩,“不要……”

“苹儿,你害怕吗?”驭山自她腰间抬起头。

“有一点儿。”

“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知道……”

李苹看了看自己身上,再望了望驭山。只有她没穿衣服,这样不公平!

“苹儿,你在做什么?”

“脱衣服。”脱他的衣服。

好结实的胸膛肌理!

驭山当然毫无困难的将卒苹自酒吝中救出。

在无人发现的情况下,驭山带着即将成婚的小妻子甜甜蜜蜜地回到距离京城遥远的江南。

直到这一刻,李苹才欣喜地发现,原来天武镖局没事!

就连被刘晋羽杀伤的小柳也没事。没有人在那一晚的打斗中丧命……

除了驭山。

就在天武镖局上下全体总动员,欢天喜地准备为新人补办婚礼的同时,北方传回一个消息——敏王府发生内乱,惨遭血腥杀戮之后,竞被一场莫名的大火燃烧殆尽,昔日的风光显赫随着火焰而消逝。

凶手在几日后被擒住,是王府里的带刀侍卫刘晋羽。

敏王爷、继室王氏及府里所有仆役几乎全在大火中丧命,至于那个被关在酒窖中的公主……八成也难逃一死吧!

“这下子,你也跟我一样,咱们两人都是身分见不得光的‘已死之人’了!”驭山搂着即将迎娶的李苹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