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虐心小说 > 痴心虐恋 > 九十九章从未停止爱你

痴心虐恋

《痴心虐恋》 何思娴/著, 更新于: 2020-09-17 22:00:50

来源:虐心小说

九十九章从未停止爱你

几载春秋去了复,几度寒冬转眼过。人生如梦,恍眼数年弹指过,岁月催人老,青春不复在。曾经的爱与恨,怨与痴都随着时间的迁移而变淡,而模糊。仅有那个曾经刻在心头的人,依旧清晰;惟有烙在心口的人,依旧深深,不曾变淡,不曾减半分。

拥有爱情的人,总是期待爱情能永不褪色,激情永不减。可是爱情却是一株罂粟,它有着噬人心魂的魔力。可很多人依旧愿意被它控制,被它牵着鼻子走,也不愿退一步,理智的活得洒脱,精彩。情愿吮毒而死,也不愿清醒。

茫茫无边的大海,海水潋滟,波光粼粼,海风过,溶溶滟滟的波浪一浪一浪的涌入海滩。

深秋日暮的海边,群群海鸥鸣啭着盘旋在大海的上空,三三两两的渔民在海滩收网。林珏独自一人迎着海风发愣,阵阵海风过,吹得她衣袂飘飘,吹乱她齐肩的秀发,遮住她明媚的双眼。林珏伸出手撩了撩凌乱的头发,漫不经心地沿着海滩散步。

数年来,她一直生活在这座城市,她每天都会来海边散步。十年过去,往事她虽然已淡忘了许多。可她眉宇间的忧伤依旧不曾淡去,还有一个人,她一直念念不忘,惦记于心。那个人就是叶勋。

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在痴痴的等,痴痴的盼。她满心期待着,叶勋会回过身来找她。可是十年过去了,不要说找。叶勋从来没有联系过她,她的手机号码一直都没有换。不要说没有换手机号码,就算换了手机号码,有心的人只要向身边的人询问,也许就能找到她,可是他从来都没有联系她。

“也许真的是自己在自作多情”林珏装作无所谓的安慰自己。

“叮零零……叮零零……””

就在林珏发愣之际,林珏的电话响了,林珏机械地拿出手机。手机屏幕显示的城市,是叶勋所在的城市。林珏吃了一惊,她利索地接起电话。

“喂……”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林珏怔了几秒,喜悦的脸色暗淡下来,但很快林珏本能地问电话那头的人:“你是林锌翼?”

电话不是叶勋打来的,而是林艺含的弟弟林锌翼。林珏听着电话那头略带抱歉又欢喜的声音,心彻底的死了。

“对不起……我姐与叶勋结婚了,而且已有了孩子。本来还说,要帮你找叶勋的,没想到叶勋已和我姐在一起了。”

林珏还没有听完林林锌翼的话,听到到叶勋与林艺含结婚的那刻。脑海嗡的一响,心突得一跳,手不住地发抖,手机已从她的手上滑落,掉在了沙滩上。

林珏反复的回味着林锌翼的话,那么说叶勋与可菲儿离婚了,可他离婚居然没有想过她还在痴等着他。他竟然与定居在国外的林艺含结为夫妻,多么可笑。她的一片痴心换来的是他与另一个女人皆手共度人生的消息。她是该喜还是悲呢?喜自己终于不用干等了,喜自己终于看清自己深爱的男人的面目。悲自己多年的情,多年的痴都错付了,而自己只能说一句,是你自己活该。

其实,叶勋找过林珏,可是夏微却告诉叶勋。林珏与她弟弟林珩都死于车祸,不在人世了。叶勋不信,他调查,询问,却知道了林珩车祸的事,所以叶勋就信为以真了。

在他悲伤,一蹶不振的那段时间,林艺含刚好从国外回来并日夜陪在叶勋的身边,给他安慰。而林锌翼一直在林珏所在的城市里生活,他高中的时候就知道林珏与叶勋的故事,他也知道姐姐林艺含坚持飘荡在异国他乡的原因。当他遇到林珏的时候,他决定要帮林珏找到叶勋,并要告诉他,林珏一直在等他的消息。可当他见到叶勋的时候,叶勋却成为了他的姐夫。他从姐姐那里知道,叶勋的前妻可菲儿被夏微恶意撞死,夏微入狱的时候告诉叶勋,林珏已不在人世了。叶勋悲痛不已,林艺含嘱咐林锌翼不要再叶勋面前提林珏的名字,省得叶勋受不了刺激。

林锌翼没把林艺含的话放在心上,可看到林艺含每天脸洋溢着幸福,他不忍伤害自己的姐姐,所以,他唯有伤害林珏,告诉林珏叶勋与姐姐结婚的真相,但他却没有告诉林珏,叶勋以为她已故的事实。

世上的人不是每个都可以全信,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私心,至于是因为什么,那是不得而知的。

然而,林珏对林锌翼的话全信了,没有丝毫的怀疑。她如木头人一般傻傻地伫立在海滩上,迎着风啜泣。这些年支撑着她的信念,顷刻间彻底的瓦解了,她突然觉得人生毫无意义,毫无可留恋。

林珏隔着模糊的双眼望着盘旋海面上空的海鸥,有那么一刻恍神,那群群海鸥好似在召唤着她,要她与它们同乐,一起自由的翱翔苍穹。

林珏望着海鸥下意识的解下围在脖子上的丝巾,两只手拿着丝巾的两端,顶在头顶处,丝巾立即随风翩舞。林珏顶着飘飘荡荡的丝巾跨出步子,轻快地朝海鸥处奔去。

翻涌的海浪打湿林珏的鞋袜,海浪渐渐的溅湿她的衣物,而她完全不知。林珏疯狂的忘了情,海水逐渐的淹没了她身躯。

海水快要吞没林珏的瞬间,林珏闻到沙滩上有熟悉的声音呼唤着她。她蓦地回头,看到林珩挥着手呼唤着她。

“小珩……”林珏喃喃自语地奔上岸。

可林珏到了岸上,海滩空空如也,哪里还有林珩的影子。林珏知道那不是幻觉,每每她有轻生的念头,林珩都会及时出现在她的眼前,给她活下去的念想。她与弟弟天人永隔,与叶勋一生错过,悲伤的情绪再一次偷袭她,并翻江倒海的蔓延开来。

林珏浑身湿透,海风夹着海水呼呼地拍打着她,可她一点都不觉得冷,因为心上的冷胜过身体的百倍,千倍。她茫茫的望着周遭的风景,夕阳已西沉,浩淼的大海中浪花翻涌着。林珏从席卷到脚边的海水中瞥见自己沧桑,憔悴的面容,自己与叶勋的事恍如就在昨日。可记忆忧新,爱依旧,容颜却老,曲也终人也散。

林珏苦笑着望着翱翔天空的海鸥,内心百味交杂,人有情却薄情,鸟无情却忠心。如果有来世,她下辈子一定不要转世为人,她情愿做一只自由自在的海鸥,一生一世钟情于大海,而大海永远也不会负海鸥,永远展开怀抱等待着海鸥。就像她喜欢的一首里写的一样。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寂静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