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虐心小说 > 初恋爱 > §§番外之 兰

初恋爱

《初恋爱》 九夜茴/著, 更新于: 2020-09-17 22:00:42

来源:虐心小说

§§番外之 兰

晓兰趁机拉住了他的手,他的指尖微凉,晓兰不自觉地握紧了一些。身后同宿舍的女孩开始尖叫着起哄,孟帆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晓兰高兴地比起了V字手势。她想这样的男孩是可以携手一生的,哪怕是她主动又怎样?她只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孟帆是绝对的优质男友,陪她上课上自习,一起去食堂吃饭,帮她去水房打热水,周末拎着她的行李送她回家。情人节会准时送花,每年生日都有不同的礼物,不和其他的女孩暧昧纠缠,连QQ密码都不瞒她。

这样令旁人艳羡的男孩,晓兰自然也是分外满意的。她喜欢听别人夸赞孟帆,这昭示着自己的幸福。只是她有不能示人的隐痛,她知道,孟帆心里有一个遥远却缱绻的梦,梦的名字就叫作初恋。

孟帆从未向她主动提起,也没有留下蛛丝马迹。只是女人有天生的敏锐,她不能控制男人的心始终忠于自己,却能发觉那个角落里藏着别人。

“你还惦记着她吗?”

“谁?”

“你的初恋。”

“心里有一块地方放着她吧。”

“哦。”

说这些话时,他们坐在学校的小花园里。孟帆抬起头,看着天空的月亮。快到十五了,月半圆,散发出皎洁的光,照在孟帆脸上明亮,照在晓兰脸上冰凉。

那一刻,晓兰觉得,他的初恋分明是最刻骨铭心的爱情。

她很想知道那个女孩是谁,长什么样子,他们之间发生了怎样的故事。他对她也是这么无微不至吗?也会替她打水打饭?也在雨夜撑伞送她回家吗?

但是她没有问,有些事情了解清楚了,未必可以重新开始,相反的,也许恰恰就是落幕尾声。

爱情难以量化,不能称重。也许因为是自己先执拗地伸出了手,晓兰总觉得自己怯懦一些,卑微一些。至少没有最初的那个人爱得理直气壮,爱得刻骨铭心。

她是他的梦,是展不开的结,是青春的无悔,是心口的朱砂,而自己又是什么?

每每想到这个问题,晓兰都不敢去假设答案。她想,日子久了,孟帆总会给她一个答案的。

然而,她最先等来的却是《夏旅》杂志上关于那个女孩的一篇文章。

就像是偷窥到了孟帆私密的日记,阅读时她的手在发颤,心里更是七上八下,脑子直发蒙,一行字要看两三遍才能读懂意思。

她渐渐明白,孟帆的初恋虽然是深刻的爱,但也是没能言说的情思。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令她心痛的绮丽情节,不过是一个惦记着,一个忘记了。只是,时至今日还能情真意切地回忆这么微薄的细节,感念那么随意的接触,他岂不是还在爱着?

那天,晓兰第一次和孟帆吵了架,她哭了,即使是哭,也哭得毫无底气。比起记忆中的她,他会心疼眼前的人吗?

孟帆捧起她的脸,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替她一点点抹掉眼角的泪。

“我要和你结婚。”

“嗯?”

“我娶你!”

“嗯!”

关于初恋的争执就这么结束了,晓兰仿佛得到了她最想要的答案,但是却又不那么尽兴。

就这样了吗?

不,她觉得还没有完,这远远不是最后。

2008年的时候,孟帆正式向她求了婚,双方的家长都很满意,老同学们也纷纷祝福。办事的日子是孟帆定的,2009年8月8日,因为时间确认得早,晓兰便挑了她喜欢的玫瑰饭店。那段日子她一下子忙碌起来,装修房子,筹备婚礼。虽然辛苦,但她乐此不疲。他的初恋,被石膏线和实木地板给分散开了。

可是阴差阳错的,焦磊给孟帆打了个电话,听得出来,他们班的谁要在奥运那天结婚。同样的日子,相隔整整一年,晓兰自然想到了他的初恋。这是多么深的心意?看着对方幸福之后,才能安心地允许自己幸福。

那晚晓兰离家出走了,她觉得装修也好,酒席也好,都变成了笑柄。她坐在马路边哭着给江桂明打电话,把多少年的委屈通通抱怨出来。那一句“我们完了”,把江桂明吓得不得了。

“我恨初恋!”

“别这么说,谁都有初恋。”

“他是我的初恋,但他的初恋不是我。”

“可是,他要娶的是你。”

“娶”这个字是女孩子最抵挡不了的,想想孟帆说出“我娶你”的样子,晓兰的心刹那间柔软了。她老老实实地跟江桂明说出自己在哪里,没过一会儿孟帆就赶了过来。他是跑着来的,抱住她的时候,胸脯仍在一起一伏。

回去的路上晓兰紧紧拉住了孟帆的手,他的指尖仍然微凉,从最初到现在都是这样。晓兰知道,只差一点点了,她等了那么久的人,会不会与她白首不相离?

《夏旅》上孟帆关于初恋的文章仍在时不时地继续,他们的婚期也慢慢接近了。4月槐花开得正盛,孟帆说要去槐荫区拍照片,不会很久,顶多两天就回来。晓兰正在为选礼服而发愁,忙着在各个网站的婚嫁板块上筛选,以至于他出门时都没来得及像往常一样叮嘱他路上小心。

拍完照片的那天晚上,孟帆给晓兰打了电话,他第一次谈起了自己的文章,关于初恋。

“这是最后一篇。”

“哦。”

“晓兰,对不起。”

“你回来再说吧!”

“好,等着我。”

“我等你很久了。”

话语稀疏,但彼此都心领神会。孟帆说对不起时晓兰忍不住落泪,她想,这一次终于等到了尽头。

然而那是她最后一次听见孟帆的声音,她永远不知道,孟帆还会跟她说些什么了,她的等待因他的死亡变成无期。

葬礼上来了一些他的高中同学,晓兰知道,那个女孩就在其中。苏苏哭得最伤心,而默默凝视孟帆的温静却让她产生了奇异的感觉。于是在葬礼结束后,她走过去询问。温静慌忙否认,看起来并不像在撒谎。

接到温静的电话,得知苏苏并没有结婚,晓兰隐隐感到了蹊跷,重新看完孟帆遗留的杂志,她了悟了全部的秘密。提示温静去找江桂明时,她就已经知道他们最终会找到怎样的结果了。

他虽然死了,但是她要让他的初恋爱在被遗忘的时光里永生。

这是她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是等待落空后,她擅自设定的结局。

担心孟帆的离去给她太大的打击,晓兰的妈妈开始四处张罗着让她相亲。她无从选择,还能如何?死去的总是死了,他止步于他们的婚期,而活着的却还要活着,后面的10年、20年、30年……注定没有他的陪伴。

见了一些男人,没一个给她特别的感觉。妈妈说这个很内秀,其实不过是木讷的人;妈妈又说那个很活泼,但看上去俨然是个花花公子。妈妈生起气来,说这世界上没有孟帆了,人已经死了,你的心不要也跟着一起死了。晓兰不说话,她明白得很,只不过那个人还在她心里魂牵梦萦。

多数的男人领教了晓兰的冷淡,都知难而退了。只有一个,看起来很孩子气的男孩,苦苦追求她。他与孟帆截然不同,从没见过那么厚脸皮的人。

一到周末男孩就找她来看电影,知道她总是拒绝,便想出一大堆不相干的理由。看柯南剧场版的时候,他说:“因为女主角和你名字相同。”

强忍着不耐烦的晓兰却被电影中的小兰感动了,小兰说:“因为等得越久,重逢时就越幸福。”她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无法抑制地号啕痛哭。

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一心人,等到他将要来主动牵住她的手共度一生时,却没能白首不相离。

在全场观众的愤懑中,那个男孩始终紧紧抱着她,他没有多问,只是轻抚她的后背小声说:“好了,没事了,乖。”

孟帆去世之后,她第一次哭得这么肆无忌惮,这么痛快,而且,并不寂寞。

晓兰还在墓碑前愣着神,在停车场停好车的男孩跑了过来,他一把拉起坐在地上的晓兰,数落她的不经心,啰啰唆唆地叮嘱她,女孩子不能往地上坐,会受凉。

晓兰想插嘴,说有你在我身边就不冷,但是他却说个不停,她只好换个一定会让他停下来的话题。

“爱上你了,怎么办?”

“像初恋爱一样好好爱!”

“你会怎么爱我?”

“像初恋爱一样好好爱!”

男孩挥舞着手里的杂志,笑得十分灿烂。那是最新一期的《夏旅》,他知道她每期都买,就先替她买好了。封面上最醒目的文字是金薇薇一直在做的专题——《初恋爱——寻“孟”之旅》。

晓兰笑了,男孩拉住了她的手,他的手心很热,握得也很紧。两人默契地一起回转过身,影子遮住了孟帆的墓碑。

那一刻,晓兰在心里跟孟帆道了别。

他是她的初恋爱,她最清楚初恋爱是什么样的感觉。

所以,她要像初恋爱一样好好爱,就像孟帆曾经对她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