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云中歌2:浮生梦

《云中歌2:浮生梦》 桐华/著, 更新于: 2020-09-17 21:55:41

来源:虐心小说

第28章

靳朗向下缩了一下,回道:“嘿嘿,干爹……我吃,我吃了,真的。”

“哼!”秦月假装生气,扭过头去不理了。

“我看这个阿羽不错,挺细心的一个女孩,是吧?”三爷替靳朗盖了被子,问道。

靳朗的脸不经意间红了:“什……什么啊,干爹,您说什么呢……”

三爷笑笑说:“好好养身体,鸡汤也是人家的一番好意,以后要是再有,可要全部吃掉的,知道了没?”

“嗯!”靳朗答着,没注意刚才站在一边的吴承什么时候不见了,嘉振也不在病房了。

三十七、新官上任 刑警查案遇难题

吴承拍了拍嘉振的肩膀,示意他走出病房。嘉振看了眼靳朗,心里想,如果他没有在病床上该多好啊,至少能在父亲或者承哥提问的时候帮着点忙。

可是靳朗毕竟是在病床上躺着,只好硬着头皮跟了吴承出去。吴承一路将他领到了医院病房的房顶,很宽敞的一块地,只晾着几排床单。韩嘉振左右环顾着,心里猜测承哥究竟是为什么带他到这里来。吴承不急,把韩嘉振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番。五年没见了,是变了许多。

“承……承哥……”嘉振轻轻叫了声。

“改叫‘承哥’了?不叫‘鬼’了?”吴承笑着说,“那天还说我是鬼呢,鬼你个头啊!”

“承哥,我那不是不知道嘛,我爸也没跟我说你在家啊,你都消失五年了,我哪知道您还活着啊……”嘉振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连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行了,别贫了——”吴承说,“听说你一直跟宏宇学功夫呢,让我看看你学到什么程度了。”

嘉振正想找借口,只见吴承已经朝自己走了过来。他两手向前推着,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嘴里不住地喊着:“别,别,承哥,不行,我还没准备好呢,别,哎呀——”

吴承一个过肩摔便把嘉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果然不出我所料啊,一点底子都没有,宏宇怎么教的你啊……”吴承摇着头离开,留下嘉振一个人慢慢从地上爬起。

贾栋和高帅很快便查到了消息,吴承回到病房的时候他们正在门口跟三爷说着什么。三爷让吴承给四爷打了电话,说打伤阿朗的很可能是邱行健的人,也不知邱行健究竟又中了什么邪,还是不死心,前段时间绑架了小月,这次又想致阿朗于死地。四爷听了吴承的叙述后便在帮里呆不住了,开着车前往医院。

“三爷——”四爷一进门就说,“你不是说彭俊辉他们早就在调查百纳川了吗,怎么邱行健还没被逮捕?”

三爷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是刚刚知道的消息,刑警队来了个新领导,也许这个新领导刚好对邱行健有利。”

“什么?!”四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失声叫了出来。

“怎么,天下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你能有人,就不许他们有人?”

彭俊辉接的这个案子果然出了麻烦,本来计划的好好的,云南的警方将搜查的证据送过来之后,汇合自己调查的证据,递交给检察院后就可以立案了。可谁知半路上杀出来一个新领导,说什么也不许他往上面递材料,明明是人证物证都在,这新领导却说他查的案子漏洞百出,要他重新调查。抛开是非不说,彭俊辉是个有职业道德的刑警,不管自己站在哪一边,在是非面前他只信证据。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邱行健,证明他就是凶犯无疑,刑警的正义感再一次冲击了他的内心,使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邱行健的“罪行”公布于众,将他绳之以法。

彭俊辉先找到局长史福军,表述了他对这个新上任的领导的不满,之后陈述了自己对邱行健一案的看法,最后提出因为证据确凿,建议移交检察院和人民法院的愿望。可是自己的一套理论讲完了之后并没有得到局长的肯定,他不禁开始犹豫:难道是局长也和新领导一样收了“黑钱”?

不过,他很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局长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你说的这些情况我早就知道了,我也一直盯着他呢,我的一个眼线昨天告诉我,他和邱行健有来往,要我警惕一些。既然你也怀疑他,那索性在暗中观察他一下,也许真能抓住他和邱行健来往的证据,到时候一并交与检察院收拾,岂不快哉!”

局长不愧是局长,现在能让彭俊辉哭丧着脸进去笑着出来的恐怕也只有局长一个人了。

彭俊辉铁了心,非要查出个水落石出不可。新领导要他重新调查,他索性打着重新调查的幌子暗中开始查新领导。新领导到底是新来的,毕竟对刑警队的情况还不熟悉,再加上他初到不久,不可能一直盯着彭俊辉,这就给彭俊辉钻了空子,表面上是出去查邱行健,却经常半路上杀个回马枪,有时干脆直截了当地去问新领导的看法。“言多必失”这个词确实有它的道理,纵使新领导再怎么遮遮掩掩,说的多了自然就让彭俊辉从中琢磨出点味道来。案子越来越清晰,新领导的态度也越来越明了,没用几天的时间,彭俊辉便确定了新领导就是邱行健的一颗棋。

这天,彭俊辉在办公室里翻看着资料,翻到证监局主任野山鸣的资料时又暗暗惋惜,眼下新领导正在重蹈野山鸣的覆辙,照此下去,依邱行健的手段,新领导迟早也是必死无疑,只是死法也许不同于野山鸣而已。

可他却不能明着阻拦,而且新领导也绝不会吃他这一套,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把这个案子解决掉,抓捕了邱行健归案,也就能从另一种意义上挽救出新领导。

想到这里,他站起了身,准备再去一趟局长办公室。可是一只大手却在他的肩上拍了一下,他扭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新领导。

他跟着新领导走出了办公室,来到了对面的一个茶餐厅,两人靠着窗子坐下来,要了一壶茶,叫了菜单。新领导也不说叫他来的原因,但是彭俊辉心里清楚,他这次来绝不是请自己吃饭来的。

“小伙子——”新领导开口了,语气是那么温柔,让人感觉就像是在和自家的弟弟说话,“你还年轻,干活别那么拼命,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我听说,你还没有女朋友呢吧,我一个侄女跟你年纪刚好相仿,你要是愿意的话,什么时候见见?”

彭俊辉虽然外面憨憨傻傻,但是心里头明镜儿似的,新领导虽然不同意他那么快就递交案子,但是毕竟没有把他怎么样,如今新领导好意跟他提起女朋友的事,又是介绍的自家的侄女,聪明人是不会直接驳了面子的。他听得出来,是想让自己放手,最起码是在拖延时间,他也就顺着新领导的意思往下说着:

“领导,您看这多不好意思,我还年轻呢,还想先干几年再说,而且我也没谈过恋爱,您知道的,干刑警,哪有那时间啊,还是算了吧,那可是您侄女啊!”

新领导一听这话就喜上眉梢眉开眼笑,他叫了几个菜,一边劝彭俊辉吃一边又跟他灌输诸如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道理,只字不提案子的进展,而彭俊辉呢,表面上是在听,心底里却在酝酿一个计划,一个尽可能完美的计划。

三十八、假戏真做 一波未平一波起

正吃饭间,彭俊辉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正是贾栋的号码。彭俊辉反应快,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在想着怎么应付过去。新领导一直盯着自己,不接电话只会更可疑,索性接了他。

“哎!老同学,怎么会是你啊!”彭俊辉先发制人,在贾栋说话之前就先问好。贾栋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知他现在说话不方便,也就配合着他把戏演下去。贾栋说:

“什么时候得了空我请你吃饭!”

彭俊辉便说道:“最近忙,现在正和我们领导一起吃饭呐!改天吧,改天我打你电话,咱们好好聚一聚!”说完瞥了一眼新领导,新领导呼出一口气来,眉宇间舒展了,嘴上露出了笑。

贾栋听完便说道:“我可没有时间等了,明天我就回去了,只在这儿呆一天半,你就不能抽个时间陪陪老同学?”

“呦,这么快就要回去啊,那不行,那得找个时间聚聚,不能让老同学白跑这一趟,这样吧,就今天下午,我回去安排一下,下午给你打电话啊!”

挂断电话的同时,彭俊辉不显山不露水的舒了口气,赶紧又跟新领导解释着:“这是我中学同学,我俩以前关系特好,好多年没见了,所以……”

“那是应该聚聚。”新领导笑着说。

彭俊辉在见到贾栋之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打伤靳朗的人竟然是中午一起吃饭的新领导!这比他预想的结果坏多了。如果新领导只是收了邱行健的钱被他利用的话,那还能有所挽救,可是现实总是比预想的来的残酷,新领导不仅收了钱,还替他做了事,要不是那小子命大,新领导现在已是有命案在身的人了。

彭俊辉尽量让自己平息下来,问道:“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是他开的枪?”

贾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我们有我们的办法。”

彭俊辉说道:“明白了……可是,至少我要看到证据啊!”

“会给你的。”贾栋说完便走了。彭俊辉现在觉得自己的工作重心要变一变了,原来是想尽快结案以挽救新领导,现在看来,结局已定,新领导是挽救不成了。

靳朗养伤数日后回到龙腾公司,刚准备进办公室时看见程云在走廊的另一边翻看着手机。靳朗走过来刚说了句:“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