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虐心小说 > 春花厌 > 第58章

春花厌

《春花厌》 黑颜/著, 更新于: 2020-09-17 22:00:31

来源:虐心小说

第58章

政事上种种独树一帜的做法就不提了,只是他为自己最宠信的司礼监总管大太监与一个男子赐婚以

及终身只有一妻,这两件事便足以经久流传。

当然,慕容璟和是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既然做了,当然就会有人评说,尤其还是坐在他这个位置。强者行之,弱者言之,世事素来如此。他想要拥有足够的自由,所以必须强大,很强大。所以,最终他敢公然挑战流传千年的礼教,让清宴尸鬼正大光明地成为眷属,也让他自己的女人不再受丝毫委屈。

若听到传奇二字,他必然是嗤之以鼻。他想若有哪个帝王也像他那样傻缺地背着一个素不相识

的尸体闲晃几天,只怕也会成为传奇。传奇,换一个角度来看,何尝不是拥有着比常人更惨烈悲哀的人生。像他,像战神藏中

王。少年时,他只恋眷驰骋沙场的快意,何尝去欣羡仰望过那个孤寡高寒的位置。至于藏中王,那个大炎的开国元勋藏中王…

那一日几人正在眠春苑的迎春花架下喝着茶下着棋说着话,巫突然道:“我要走了。”

四周瞬间安静下来。

看着众人茫然的样子,巫笑了。

“有人来找我了。”顿了顿,他看向慕容璟和,“说起来,那个人你也认识。”

那是一个体型高大魁伟的男人,他穿着一身粗布衣服,背上背着一把用布缠裹起来的长条形物

体。他站在眠春苑的外面,面容朴拙冷峻,气度雄浑。

“我本是河源大地的巫。”巫说,清眸流光,带着追忆的幽远。“当时异族挑唆恶魔,制造出

毁灭我子民的灾难,我以神力炼化灾难为蛊,蛊附竹竹枯,倚松松焦,我噬之入腹,使其与我同陷深眠。”

史书上并无河源大地的记载。因此他所说的过往,对在场诸人来说,无异于神话传说。但他的

能力确实与世人大不相同,所以即便听不太懂,也皆未起轻慢疑虑之心。

“后某日,他的闯入唤醒了我的意识。我看他死于地穴中,怨气难消,便以己身之力将其魂魄束住,在那幽暗之地陪伴于我。直到你们到来,将蛊虫带走,我方得已复生。他眷念枯骨遗物,不舍离开,却没想到被你带了出来。”巫说你的时候,是看向慕容璟和的。

慕容璟和神色不动,他已经猜到男人是谁。那次他重返钟山石林,一是为了摸清从安阳到钟山捷径,再来便是为了藏中王。他在藏中王身上找到了可号令兵道军的令符,这也是藏中王后嗣历代认定的东西,凡兵道令符在手者,藏道军皆可供其驱使。这也是为什么他能指使动从来就没外人能使唤得了的藏道军的原因。只是他没想到,藏中王的魂魄竟然附在上面,而后寄身于一个刚死之人的躯壳内,花了几年时间,直到魂魄与那躯壳完全融合之后,才来寻找巫。

这些东西听起来当真是天方夜谭,然而这世上神秘不可事又何尝少了?

看着两人并肩而去,渐渐消失在山樱蔓荆当中,慕容璟和突然伸手将眉林拉入怀,从后面紧紧抱住。

由始至终,那个男人都没说一句话。没说曾经让他怨恨不甘的过往,也没追究慕容璟和动用他身上之物的事。他跟在巫的身边,如同一个沉默寡言的随从,而不是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

“花花儿,你知道圣祖他老人家的名讳吗?”慕容璟和咬着眉林的耳朵,悄声道。

眉林额角抽紧,伸手去推他的脸,“不知道。别叫我花花儿。”

慕容璟和嗯嗯两声,偏头躲过她的手,又凑了上去,继续道:“花花儿,我悄悄告诉你哦,圣祖他老人家单名是一个乾字。”

眉林手落空,又被他握住,人有些懵。

乾?慕容乾?

她想起那具尸骨前以刻骨之恨写的四个字,“乾贼害我”,难道……莫不是……她侧脸看向粘在她身上的男人,目光惊疑不定。

慕容璟和亲了亲她的额角,然后微微点头,算是默认了她的猜测。

按慕容璟和的推测是,当年开国圣祖因藏中王功高盖主而心生忌惮,却又无法剥夺其兵权,所

以设了一个毒计,密诏令其带人潜入石林剿灭胡族余孽,待其与内中人拼得你死我活之时,使人在石林外围纵毒火毒烟焚林,

最终将两方人马一网打尽,也将石林变成无人敢入的毒地火烧场。此堪谓一石数鸟之计。

当然,以上都只是他的猜测,真正的事实只怕要深埋在那沉默男人的记忆中了。

“所以你才让我给他叩头?”眉林不觉打了个寒战,只觉帝王之心实在可怕。

慕容璟和抱紧她,嗯了声。那几个头,虽然有尊敬崇仰的成分在内,但最主要的还是为祖宗恕

罪之意。也许男人都是知道的,加上看到他后来又亲手埋了那三具尸骨,所以才会容许自己动用那令牌收纳藏道军。

“那他方才……他会不会对你不利?”眉林想到男人深沉如海让人难测的表情,不由有些担忧。

“谁知道。花花儿,你在担心我?”慕容璟和不仅烦恼,反而显得很开心。

眉林沉默,片刻后突然道:“你还欠我一个情。”如非他提及往事,她都忘记了。

慕容璟和一怔,脑子急转,怕她提什么要远游扔下自己之类的话,然后笑吟吟地道:“说什么

一个情两个情,我所有的情都是你的,你想不要都不行。”

无赖!眉林仰头看天,由得那人撒娇似地亲吻她的额角,脸上表情麻木一片。她早知道他有无数种方法理由来拒绝他不想做的事,就算真有凭据在手也是不行的。

鼻中充盈着他的气息,额上是他的温度,她的目光越来越温柔。

天上浮云浅浅,苑中花繁木茂,四野山峦婉秀,偶见人家。其实,这处也是极好的。

有他在的地方,都是极好的。

(完)

---------------------------------

书快论坛:shukuai

---------------------------------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