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虐心小说 > 逃夭 > 第82章

逃夭

《逃夭》 西西东东/著, 更新于: 2020-09-17 22:00:18

来源:虐心小说

第82章

苏晚在车内抱着云夕,心跳蓦地顿了顿,浓郁的不安窜上心头。马车已经行了将近一日,她预料中的大军未出现,跟着她的三人也未再出现,莫非,是她弄错了?他们原本的目标便不是自己?

窝在她怀里的云夕突然倾着身子推开车窗,苏晚回过神来,忙抱回她,“夕儿,开窗危险。”

云夕拧着眉头,看着苏晚道:“娘,我刚刚好像看到一条帕子。”

“帕子?什么帕子?”

“不知道啊,窗子只有一个缝,我看到它好像飘过去了,血红血红的。”云夕说着,小脑袋钻出车窗,想要找到帕子的踪影。

窗外的空气扑面而来,夹杂着浓郁的血腥味,苏晚蹙紧了眉头,忙拉回云夕。她正欲关窗,却被透过林子隐约看见的夕阳吸引了视线,圆澄的太阳刚好落下,剩了几缕余光分外猩红,残血般铺了半面天空。

她眯了眯眼,眼前突然浮现那一年初夏,芳草萋萋,和风暖日,她与云宸最后一次同看落日。

芳草萋萋,夕阳似火,他看着她笑,两眼弯起,黑色的眸子里迎着绯红的彩霞,彩霞后是她清晰的倒影。他抬起手,修长的手指好似染上氤氲的紫金色。她细黑的发滑过他的指尖,垂在脸侧。他修长冰凉的手指描着她的双眉,落在她的眼角,声音轻缓,却似誓言般认真,“待我接你出谷,日日陪你看日落。”

马车外的车夫突然唤道:“夫人,前方好像有打斗痕迹,可要停车?”

苏晚回神,关住车窗,抱云夕在她腿上坐下,应声道:“不了,直接去风国。”

云夕闻言,在苏晚膝头笑吟吟地,拍着两手乐道:“娘,我知道我们就快见到爹爹了。”

苏晚浅笑,凝视着云夕的笑脸,吻了吻她的额头。

夕阳洒金,透过窗间缝隙映在云夕粉红的面上,苏晚阖眼,微笑着靠回车壁,心中似有柔蜜的春水化开。

五年未见,她决定,回去了。

恍惚中,苏晚觉得面上突然刮来一阵和煦的微风,风到耳边,好似还夹杂着孩童轻浅的吟唱:“日西落,月东出;天黑黑,天黑黑;莫要归晚,莫要晚归;莫要归晚,莫要晚归。”

正文完

番外

那年冬日,风国中部以北,下了近半月的大雪,云国西南郡却是温暖,从不下雪的。云夕笑吟吟地抓住窗台上的白鸽,取下它腿上的信笺。

“季哥哥去接你娘,安心等候。”

云夕看完一行话,不由地兴奋地拍了拍手掌。她已经学会走路了,这次见娘亲表演给她看,她一定会高兴的。云夕一面想着,一面放掉白鸽,踏着步子出了房门。

她本是想去厨房拿点糕点来吃,可路过厅堂时一眼飘到院子里的门好像是开的?

云夕撇过脑袋,定睛看向大门,果然是开的,还站了一个人,长发束冠,一身淡紫色的袍子,面色很淡,却对她微微笑着,那笑容很暖,好似春日的阳光。

“你是谁?”云夕蹙起眉头,面相和善的人说不定是大坏蛋!这间宅子除了照顾她的几个下人,几乎没有外人进来过。

那人听到云夕的话,笑容愈甚,眸子里闪烁着波光,像水中涟漪般一圈圈荡开来,抬起步子慢慢靠近云夕。云夕撇着脑袋看着他,一动也不动,这人,真好看。

“夕儿……”那人蹲下身子,笑看着云夕,声音温纯。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云夕往后退了一步,四下看了看,怎么今日下人都不见了。

“我是你爹爹,当然知道。”云宸笑弯了眼。

“爹爹?”云夕一听,眸子里闪过一抹兴奋,随即警觉道,“你说我就信啊?我想要爹爹也不会随便捡个人当爹爹。”

云宸笑得更欢,从袖间掏出一条帕子,“你叫云夕,就是我云宸的女儿。”

云夕一见那帕子便认出是苏晚的东西,迷惑地皱起眉头,抬眼又看到云宸的笑,不由地伸出小手,触上云宸的眼角,喏喏道:“你笑起来,跟我真像。”

云宸扬了扬眉,云夕若有所思地颔首道:“像天上的月牙,嗯……跟我娘也很像,季哥哥就说我笑起来像我娘……”

“那你信我是你爹了?”云宸笑着问道。

“不信!”云夕倔强地撇过脑袋,随即嚷道,“乔管家乔管家!”

宅子里没人回答,云夕有些怒气,对着云宸道:“你把他们弄走了对不对?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你到底是谁?”

“还真像你娘。”云宸揉了揉云夕的脸蛋,一手抱起她,凑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云夕“啊”了一声,嫌弃地瞪了云宸一眼,心里却是不那么反感,这人身上没有半点危险的气息,青草混着酒香的味道,闻起来还分外舒服。

可他真是爹爹?云夕心里没底。以前她是很少问娘这个问题的,一来她觉得跟娘两个人,偶尔季哥哥来看他们,也挺好的;二来季哥哥暗示过,爹爹不在身边,娘的眼睛还是盲的,肯定是有原因的,问起来娘说不定会伤心。

云夕悄悄地打量了云宸一眼,其实……娘亲只是说长得好看的不见得是好人,也没说一定是坏人吧?说不定这个是好人呢?

这么想着,云夕对这个自称是自己爹爹的人也不那么防备了,苦着脸道:“你把他们都弄走了,谁做饭给我吃?”

“爹做给你吃。”

“你会做?”

“你娘小时候就常吃我做的饭。”

“真的?”

“真的。”

***

是夜,繁星满布,明月当头。

“这……这是你做的?”云夕咬着筷子嘟囔道,怀疑地睨着云宸。

云宸扬眉笑道:“这屋子里还有其他人?”

“咳……”云夕假意地咳嗽一声,埋首吃饭,顺便又瞥了一眼桌上的几盘菜。这菜吧,端出来好看,吃起来也好吃,其实吧……比她娘亲做得还……

“是不是比你娘做得还好吃?”云宸埋下身子刚好对上云夕的眼,笑着问道。

云夕一听,差点被嘴里的饭菜呛到,红着脸嚷嚷道:“才不是!我娘做的饭最最最好吃!”

云宸故作恍然地点头,再不言语。云夕一面扒饭,一面悄悄地瞥眼看他,白净修长的手指随意拿着木筷,平日里再普通不过的筷子,突然变得好看起来。他慢慢夹菜,一口一口地吃饭,慢条斯理,嘴角还噙着笑意,眸子里的光比天上的星星还亮。

云夕突然想,有这么一个做得一手好菜连吃饭都好看的爹,貌似也不错?

“夕儿,你喜欢什么?”云宸突然抬眼看着她,眸子里笑意浓浓。

云夕眼珠一转,想了想,道:“我喜欢……我最喜欢趴在娘肩头,让她背着我走路,然后告诉她向左还是向右。”

“还有呢?”

“还有……”云夕咬着筷子,想了想道,“还喜欢季哥哥来看我们。”

“还有呢?”

“还有娘什么事情都依着我,季哥哥说那是她宠我。”云夕两眼闪亮,小脸红扑扑的,得意道,“等我长大了我也宠着她。”

云宸面上的笑突然恍惚起来,眼底像是蒙上一层雾气。他伸手抱着云夕到他怀里,低声道:“那夕儿讨厌什么?”

云夕本是想挣扎的,毕竟是个陌生人,这么亲密真不舒服。可是他身上突然迸出的情绪莫名地让她觉得心酸,也就不想反抗了,乖乖地窝在他怀里,想了想,咬牙切齿道:“我最讨厌打仗了!打仗的时候外面乱七八糟,娘带着我一会去这里一会去那里,讨厌死了。”

云夕明显地察觉到身后人的身子颤了颤,仰面看他,见他的笑容也有些僵硬,问道:“怎么啦?”

云宸的笑容随即恢复正常,俯首吻了吻云夕的额头,沉声道:“夕儿,以后不会再打仗了。”

“你怎么知道?”云夕剜了他一眼,娘说打仗可是国家大事。

云宸笑道:“爹说不打,就不打。”

云夕又抬首看他,疑惑道:“爹?你真是我爹?”

“夕儿乖,再叫一声。”云宸笑着揉了揉云夕的脑袋。云夕剜了他一眼,嘟囔道:“那你为何现在才来找我们?为何不与我和娘在一起?我看别人爹娘都在一起的。”

说到后半句,云夕的声音轻轻细细的,又瞄了云宸一眼。

云宸垂下眼睑,沉默良久。

云夕见他不答,想到什么,扬着眉毛乐道:“你现在来看我了,所以以后就跟我们在一起了对不对?那我以后就有爹也有娘了。”

云夕的脸因着兴奋染上殷红,云宸却是撇过眼,沉默。

云夕推了推他的手臂,娇噌道:“是不是是不是?你说是我就唤你爹……”

云宸的脸更是苍白,抬起眼,眼神闪烁,掐了掐云夕的脸蛋,想要对着她笑,数十年面具般的笑容,在云夕面前却是无论如何都扯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