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虐心小说 > 逃夭 > 第81章

逃夭

《逃夭》 西西东东/著, 更新于: 2020-09-17 22:00:18

来源:虐心小说

第81章

其中一人打起手势,一百来人齐齐匿气,拉出一个阵来。

云宸站在阵中,突然失了方向感。他用软剑支住身子,大口喘着气,面上的汗珠刚刚渗出便冻结成冰凌,更显得他面色死白。紫色的衣袍早被割破无数个口子,是刀伤是剑伤,感觉不到了,他整个人好似浴过鲜血般,连留在地上的脚印都是带血的。

“咳咳……怕了么?”云宸撑起身子,低笑,默默地将内力凝结在剑尖。

林间骤然隐去的煞气,突然聚拢,在云宸上方直直袭下来。云宸撇嘴一笑,举起软剑,剑花如银色的光线夹杂着血色在林间大放异彩,霸气的内力如潮水直起而上,将刚刚聚拢的煞气劈得四分五裂。

血腥味愈发浓重,一袭失败的数十人倒地呻吟。云宸面上的笑却突然敛去,就在这短短的一瞬,他们一半人马抽开了。

五十余人身上带伤,动作却未放缓,齐齐奔向东南方,再往前走,便能到达地界限。屏息细听,隐约可以听见马蹄声和车轮滚动声,那马车上的,是他们奉皇命要除去的目标!

疾风速起,带着凛冽的寒气,一众人等突然停住脚,面露惊惧。

眼前之人浑身浴血,淡无颜色的脸上却是挂着温煦的笑,站在路间使得阳光都莫名地带着诡异的光。他一手拿着长剑,剑尖滴血,粘稠的鲜红落在地面,染着血色的银色发丝随风而起,站在路间却是一动不动,冷笑道:“想杀我妻女,要看你们有没本事!”

五十余人齐齐退了一步,惊恐在空气中流淌。奋战沙场无数次,杀过无数人,见过无数血,却从未见过有人如眼前人一般执着顽强。

他那浑身的伤,即便是没中要害,到了常人身上也必定是倒地不起,更不说他突然变白的头发和身子止不住的颤栗,外人看来都知他在极力隐忍痛苦,可他却能用如此快的速度解决林中的同伴,再来拦住他们的去路。

行军最忌军心涣散,刺杀同样如此。人心一乱,有了恐惧,战斗力便大不如前。云宸举剑,向着来人的方向杀过去。

眼前是一片黑暗,身子早已没了知觉,内力在被体内的毒一点点吞噬,可四肢还是不由自主地动作,心底有个声音一直在唤着,他们要杀若若,要杀夕儿!

怎么可以,让她们死?

云宸的身子早已不受意志控制,眼前浮现一张张脸,河边拉着他衣角撒娇的若若,隐飒阁里窝在他胸口沉睡的若若,单膝跪地满面冷然的若若,抱着毒发的他泪水盈盈的若若,夕阳下对着他笑得面色殷红两眼弯起的若若。

这么这么多的若若,都是他最爱的若若。

可这些人,要杀她!

可怖的血再次在林间泛滥,围绕在身边的敌人一个个倒下,生气越来越小,杀气亦是越来越弱,云宸不由地弯起嘴角,五个,还有五个人,杀了这些人,他便去接若若。

她带着云夕在云国往西面边境走,是来找他的吧?危难关头,生死在前,她第一个想要依靠的,还是他,她是……爱他的吧?

倒下一个,还剩四个。

这次见到若若,他要与她说,他不怪她。不怪她害他被抓,那时她只是孩子不是么?不怪她给他喂毒,或许她也不知那是毒药不是么?不怪她抛下他喊他怪物,他满头白发毁掉半边脸的模样,的确很可怕不是么?不怪她会刺他一刀,那时她不记得自己是小哥哥不是么?

倒下两个,还剩两个。

对了,他还要与若若说,那日在林子里丢下她,是他不对。他想到娘的惨死而已,不该迁怒于她。他杀了欺负她的穆绵,空有血缘的亲妹妹。她一向善解人意,一定会原谅他的吧?

又倒下一个,最后一个了。

云宸握紧了手里的剑,面上笑容愈甚。

就快了,马上能去见若若了。他要与她说,那日在城楼顶说的话,都是骗她的。他想激怒她,他想要她报复他,这样他才有机会见到她。

长剑一扫,最后一人应声倒地。云宸拿剑支着身子,知道此时自己身边全是尸体,可是,不要紧,这些人,死有余辜!

他踏着步子,再次行起轻功,往东,他就可以碰见若若,马蹄声越来越清晰,车轮滚动声亦是越来越重,这次,他不会再错过。

清风刮面而来,夹杂着血腥味,还有一抹……淡淡的杀气……

云宸让开身子,一柄剑擦肩而过。他神色一凛——居然漏了一人!举起手中的剑横批过去,只听那人大喝道:“还我大哥性命来!”

云宸一听,来人是穆色……

穆色,若若与他说过,她不想他死。

云宸就快出手的动作猛地滞住,翻手欲要收回长剑,正欲开口说点什么,突然胸口一阵刺疼,被一股冰凉撕裂,喉间一股腥甜,哇地吐出来。勉强支撑了许久的身子被这一击,再也站不住,直直倒在地上。

穆色同样身着黑衣,看清云宸浑身的血色,稚气未脱的脸上溢满惊恐,更未料到会这么顺利地伤到他,惊讶地瞪大了眼。

云宸倒在地上,眉头紧蹙,却不发一声。

穆色想到惨死的爹和大哥,面露凶色,上前一手抽开插入云宸胸口的刀子。

云宸又吐出一口血来,染红了苍白的面。他一手捂住胸口,一手用力翻了个身,一面咳嗽一面笑着,“若……若若的马车……来了……”

说着勉力支撑起身子,想要站起来,却是双腿一软,跌了下去。修长的十指被细沙划破,渗出乌红的血。

十指连心,云宸算是明白了,因为他的心,也跟着疼了。

好像,留不住性命与她再说一句“我爱你”了……

可是,他还想……再见她一面……

不,他的眼盲了,见不到了,那么,再感受一次她的气息吧……

云宸的双腿蜷起,双手撑着,再次用力,站了起来,一手捂住胸口想要止住不停流出的血,一手用软剑支撑住身子,蹒跚着一点点向前,想要走出林子。出了林子,到了路边,不过一会儿,若若便会带着夕儿路过了……

他身后的穆色却是握住大刀,双手越来越紧,眼见他越走越远,怒道:“你杀我爹爹,害死我大哥!还把宛姐姐弄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该死!”

说着面色一沉,提着大刀用尽力气对着云宸的后背劈了下去。

骨肉崩裂,鲜血四溢。

云宸只觉得身子好似分成两半,眼前亮起一团血红,随即拿团红色慢慢散开,只留下斑驳的点滴,点滴血色之后他看到女子娇俏的脸,对着他笑,两眼弯起,好似天上的月牙。他加快了步子,身上很冷,想要抱住那温暖,心口很疼,想要吻住她弯起的眼角。

可是,任由他如何用力,再挪不动一步,直到手里抓到鲜嫩的小草,他才发现自己又倒下了,倒在一片泥泞中。

穆色拿着刀,见他毫无反抗之力,只是匍匐着一味向前,双手渐渐发抖,犹豫着不敢前行。

云宸早已忘了身后人的存在,嘴里的腥甜吐了一口又一口,毒发的疼痛,伤口的疼痛,席卷而来。可心里,却是不疼的,他看着眼前幻化出的女子笑容,不由地也随她弯起嘴角。

马车声越来越近,他知道,若若来了,带着夕儿来了,他看不到,却感觉得到,那是伴了他十几年的温暖,他永远不会弄错。

云宸匍匐在地上,弯起的眼角突然淌下血红。她永远都不知道,即便今日他没有双眼,即便明日他没有双耳没有四肢,他还是可以找到她,知道她的位置,看到她的表情,听到她的呼吸,触到她的温度……

世间万万人,他只看得到一个她。

因为,他爱她,到骨子里。

猩红随着云宸的身子拖了一路,他却突然停止挪动,趴在草丛中一动不动,若是横在路中,让她见到自己这副狼狈的模样怎么办……对了,还有他的夕儿……

云宸阖眼笑着,留他一口气,最后一次触到那温暖就好,只要一口气……

他的手动了动,吃力地从胸口取出一块帕子。沾着沙子和血的手小心翼翼地抚着帕子上凸出的绣字,他看不到,却触得到,那是一个“夕”字,针脚凌乱,但是出自若若之手。

他微微笑着,一手拿着帕子,一手微微用力,在帕子上一笔一划,乌红的血渐渐拉出一个字——若。他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又吐出一口血,手上动作却不止下,颤抖着再写一字。

他想再写一个“云”字,云夕,若若,云宸——他们是,一家人。

一横,两横,云宸的手微微颤抖着,极为吃力地在帕子上勾画。身子里的疼痛突然消失了,好似徜徉在云端,可那只手却不听自己使唤,再移不动半分。

“云”字终究未能完成,只差最后一个点,伤痕累累的手无力地垂下。清风起,染着血渍的帕子随着风儿离开那双手,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官道的一头,马车飞速驶来。